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课前准备(通知),2017第二节   

2017-04-24 14:29:40|  分类: 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课前准备(通知),2017第二节

第二节课:“土地改革”(下)

讲授《口述历史》(即《在清华讲土地关系:口述篇》)之“代序”《一个老地主的自白》、《新编口述历史·第一幕》,等

在上一堂课里,我们临时在讲义中补充了“何以聚众”的问题:如“利诱”、“恐怖”,都能给人洗脑;追溯所谓“去一层人”的根源,与第二天微信上恰恰传来的帖子(关于蒙古、苏联的),可以互相对照。

1990年,当我们面对着土地改革的研究之时,是打算给它一个正面评价的:整个运动付出了那么大的社会代价,应该怎么解释?

代价巨大,是一个不能不承认的出发点,杜润生承认这点,他的“重组基层”说就是解释这一问题的(《杜润生自述》)。到“60周年”,我第一次在社会上讲述土地问题时,也是回到了这一个出发点。

这里似乎还不存在站在哪一边的问题。

有了刘洋的调查(《征服》)之后,2004年在北京大学的一个国际社会学会议上,我针对“诉苦派”,提出了应重视对立一派的观点。

但是他调查的那个村子并没有地主,那些“倒霉鬼”多不过是中农,所谓基本群众罢了。

谁能知道地主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也许,只有莫言能借助一个转世的牲口说,你要土地,我给你就是了,为什么还要杀了我呢(《生死疲劳》,据我所知,他的小说其实都是口述历史)!

我在湖南调查时遇到一个地主出身的老先生,50年代初被发配回乡,对于前几年的经历,他的老母亲说:我决不说,我永远也不要让你知道!

本课准备讲的一个老地主云云,他的感受其实也是很有限的,因为他最终逃脱了。一个老干部的故事,也很像是持不同政见者,当然他也不是地富。

故事的来源极为复杂,也带有一定的文学性,我只盼望给同学们带来一些启发就是了。

对“诉苦派”批判的一个极致,还会导致对土地改革中“非土地因素”的探讨。

  评论这张
 
阅读(119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