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刘洋:统购统销之谜   

2017-03-22 15:42:44|  分类: 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洋:统购统销之谜

2017-03-19 大象闲谈(转发)

高老师的大作《统购统销之谜》出版了,值得祝贺!高老师退休之后本来准备封笔,却机缘巧合地又再出江湖,念兹在兹,只一年多的功夫便形成文稿。其中不乏重要观点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对当代史感兴趣的好学深思之辈,不应错过此书。

高最初的学术形象,是清史学者,然而现在更为人称道的却是其当代中国史研究。从十八世纪政府与政治开始,到研究租佃制度(即地主与农民的关系)、人民公社时期中国农民的行为模式研究(即反行为),再到退休之后的《在清华大学讲土地关系》和《统购统销之谜》,高的学术版图从18世纪穿越到20世纪,在每一个学术板块都有振聋发聩之论。

高曾多次在不同场合说过,与经济学不同,历史学应当是一个综合性的研究,它不应当像经济学那样只瞄准事情的主要因素建立相关关系,而应当不忽略事情的每一个方面;历史学是归纳在先,演绎在次,很多历史学研究犯的错误就是在事情没有清晰认识之时,便急忙忙开始了论证和批评。虽然高给予史实充分的研究和尊重,但不代表他是一个不敢轻易发表自己意见的考据学者。高欣赏钱穆的历史哲学——历史学是一个后知后觉的研究,提倡要在当事者的历史意见之外,还要出超越当事者见识的时代意见。高喜欢引用莫斯科维奇的话:他们并不了解自己正在创造的历史或者影响他们的所有力量。我们却没有这样的借口。

这部著作,是高历史学写作的一个代表。统购统销是一个摆在桌面上的历史题,但却一直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也少有周到的研究。出现这个局面,有史实缺乏的问题,也有研究视角的问题。在统购统销的决策问题上,研究者没有办法看到相关档案材料,大多只好引用薄一波回忆录作为基本判断;在统购通宵的开展上,研究视角难以摆脱自我遮蔽,用政策得失去掩盖那些与大历史叙述不相容的异类故事。因而,也可以说统购统销是一个难解的谜题。高的研究也同样站在这个起点,他并没有手握什么绝密史料(书中引用的《内部参考》,也不难获得)。他的绝活,是根据公开史料,凭借历史学家的直觉重新构建出那些影响当事人行为模式方方面面的因素,以及统购统销出台之后的深远影响——这些都并不是显而易见的。

说了这么多,都还没有触及核心。下面简要介绍一下书中内容吧!

(一)粮情

统购统销,最初是应对粮食危机的一个举措。1953年的粮食危机如何发生?建政后的粮食情况究竟如何?这就是这一部分的内容。

如果按照官方的粮食产量统计数据,1950-1952年的粮食产量是大幅度增加的。然而,这个数据是不可信的。这其中问题,并非如今日辽宁官方GDP数字,有意造价,而是另有因由。比如,统计口径扩大问题——有些粮食以前未曾进入统计,统计力量薄弱的问题。一句话,恢复时期的农业成就是不能高估的。

特别是,土地改革研究和新区的征粮研究,更加佐证了这个判断。粮食问题,一直就是棘手问题;严峻的粮情,终于在1953年爆发了。

(二)决策

统购统销的决策,是为了应对粮食危机,这是不错。然而其更有深层因素。民国政府官督商办以来的工业化发展路径、统制经济思路,到建政之后的政府权力进一步扩大,这是一个历史脉络的——这表明,在超越从新民主主义转向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化之外,还有一个实在的思路,也是指向政府全面抓权的。所谓高度集权是纲,粮食紧张是目;统购统销政策成为社会主义制度一翼,水到渠成。

除此之外,高还抓到一个浅层的,却有重大影响的因素,这就是政府过度干预市场造成的人为危机问题,以及国营部从部门利益出发,使得问题激化。

高对于决策的研究,是令人耳目一新的。他绕开了陈云的八条,不花一点笔墨;却引入了新的历史经验。高回顾了18世纪乾隆初年的政府扩大仓储引发粮价上涨的历史,提醒我们:粮食危机,并不那么简单;政府在粮食市场上大肆购买,回成为市场的对手盘,从而人为制造粮食紧张论。

这真是一个高论。

(三)实施

统购统销的出台,不是为了解决问题的么,不是因为应对粮食危机的么?当然如此。以往的研究也乐得停留在这里做文章。可是,能料得?统购统销出台之后便暴露出狰狞面目,颇有大杀四方之势。这,又是传统研究有意遮蔽的。

这部分,就是描绘出这个遍地硝烟的场面。从粮食,到出粮食、弄干,连哄带骗强迫加自愿,农民只要刚够吃就算了

还有,从粮食开始,棉油等也进入统购统销范畴,农村初级市场被统死。

这些,从粮食危机升级到经济危机的场面,是有意为之,还是违背初衷?值得深思。

(四)三定

三定,就是对粮食定产、定购、定销的政策。这个政策,一般看作是给统购统销政策中的BUG打的补丁。

这么看问题,就事论事。错是不错,可没点睛。高把集体化和统购统销的三定联系起来看问题。

毛说过:粮食上放松一点(少购买几十亿斤),换取一个社会主义。也是此意,即不要影响合作化进程。合作化,这是既定目标;统购统销,这是临时举措。这两个政策捆绑起来形成了威力不容小觑。在意识形态上曾有过高格调,什么不搞余粮收集制云云,最后怎么又走上了这条路?

还有粮食出荷与合作社,更是意识形态上不能赞同的制度,却又如此类似。

这,可真是一个谜啊!

从这个角度去看,三定制度,只是一种变相的口粮制度,或配给制度而已。可不是嘛,最后定的是啥?吃不饱、饿不死,北方360,南方400斤。

(五)去货币化

按照钱穆的划分,这部分谈的是作者时代的意见

高提出去货币化,应该有两层含义。一是指统购统销造成的百业凋敝的情景,钱花不出去,依赖粮食深加工的油坊、磨坊、豆腐坊、酒坊等都难以为继;依赖土地借贷的民间金融也偃旗息鼓,农业衰败、农村萧条。这都是衍生出来的结果。

高的第二层含义更为深刻。他看到了统购统销政策对新民主主义倡导的四大自由政策的戕害,此恶政一出,毛刘关于新民主主义道路之争就可以画上句号了。我们通往的道路,可以美其名曰某某主义,但不管名称多么靓丽,但现实就是那样不忍回视。这种去货币化的社会,无须货币,也只仅仅在这一点上与某某主义有些形似吧?!

以上解读,带有许多个人色彩。诸位君子,还是读读原著为好。读史明智,此言不虚!

ps

高王凌,《统购统销之谜》,香江出版社。(tao宝有售)

  评论这张
 
阅读(149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