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啥子地主阶级国家   

2016-10-26 15:42:06|  分类: 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啥子地主阶级国家

在上一篇文字里,我们说到明朝“庶几乎”是一个“地主阶级国家”。事后想到,这里面可能存在两个问题,两个疑点。第一个问题是理论方面的,即中国传统政治是不是一个阶级统治、阶级国家?第二个问题是事实方面的。例如在太祖朝,事情就可能不是那样。对地主阶级的打击,可谓不遗余力,例如有名的“粮长制度”,将中产之家消灭殆尽(梁方仲《明代粮长制度》)。所以聪明的办法,也许还是把明朝排除在外,而从清朝以后说起吧。

这样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学历史必须讲究“时段”,这在上一篇文章里就说过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地主阶级国家,这就不用多说了。自从1946年“五四指示”、1947年“土地法大纲”、1950年“土地改革法”以来,共产党一直在消灭地主(事实上华北在日本投降以前就开始了,江西那段就不说了)。据说有几亿农民分得了土地,同时却失去了土地买卖、出租、雇佣等四大自由。不久土地也无偿入社归了“集体”。农民(或者叫小地主)就两手空空了。所谓“地主”就不存在了,不管他是封建与否。

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城里人的土地、房屋也变成国有了。据相关部门的老干部回忆,1980年代初,为了保住文化革命这点仅存的“硕果”,这一条被偷偷留了下来。同时,发生在农村的包产到户,也没有回到土地改革(更没有像俗话说的那样回到解放前),没有把土地交给农民。直到今天。要不然,政府怎么卖地呢?

再说说民国吧。民国毕竟保留了地主土地所有制和所有权,但好到哪儿了呢?首先,土地改革就是他们提出来的。难兄难弟,哥儿俩好。孙中山当初表示,租佃制度究竟如何,还需要调查,但是没等调查,就决定了“耕者有其田”。其实,他考虑的不是农民,而是城里有地的人,怕他在新的城市化建设和土地征购中找麻烦、要高价。这是当日美国已发生的事情,是美国问题,作为中国问题,它是在本世纪(二十世纪)末以后,才发生的(比如今日广东的城中村和旧城改造)。

于是这就变成了“国策”。国人趋之若骜,视同真理,迷醉了一代又一代人。谁让他们都爱跟风,不喜欢自己独立思考呢?

可是在国民政府手下,地主阶级又怎样了?据美国华裔学者唐德刚说(对不起,我不能不一再的引经据典,因为咱自己没经过那个时代),老地主都完了,起来了一伙新的地主,坏得很(《战争与爱情》)。“官绅地主”,是加拿大学者陈志让对民国情况的一个概称,可据美国学者白凯研究,地主的情况并不如以前。在这么重大的问题上,居然如此“莫衷一是”。

政府那时候对地主阶级的态度,从对“还乡团”的犹豫不决就可看出(参见刘志的研究)。弄得那些地主只能跟在“军调会”几方大员后面“诉苦”(《杜润生自述》,这是他亲身经历过的事)。

还有人说,台湾的“和平土改”好,大陆的“斗争土改”不好。现在有学者研究以后说,台湾的那套也不怎么样(曹树基)。

我们还是说清代吧。因为这是我的本行,下过不少功夫。至于明朝,就不敢谈了。咱是外行嘛。

可是要说清朝,我就敢说,清朝不是什么地主阶级的国家。

为什么说清朝不是地主阶级国家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找出一两个最能说明问题的场合,这就是地主和佃户有了纠纷,去找官府打官司的时候。各位一定以为,政府是毫无疑问的支持地主一方了。可是你没有想到吧,事情却不是这样!

这有无数的史实可以作证。地主与佃户打官司最多的就是在增租与夺佃的场合。在实际生活中,政府通常不准加租,如直隶总督、名臣孙嘉淦就一直反对加重租息,具体言论就不多引证了。

政府的这种态度,在对旗地的有关处理中表述得最为清楚。乾隆二年二月,上谕停止增租,称:夫旗人民人,均吾赤子,朕一视同仁,并无歧待。著……停止增添。并于乾隆五年议定,旗地“庄头土豪无故增租夺佃者,审实治罪”。

为何不许随意加租,清廷是有着自己的想法的,在嘉庆朝昭槤的案子中,有一条上谕明确表示:政府尚秉承“永不加赋”准则,一般地主业户岂可随意增收地租?这也许就是政府不许随意加租的最有力的说明吧。

因此虽遇强佃抗欠,“地方官率漠然不顾,曰:吾但能催赋,岂能复催租”(秦蕙田,《皇朝经世文编》卷10);事实上,“州县中有以抑挫旗人为不畏强御者,有以袒护民人为善于抚字者,遇此案件,大都置之不理”(乾隆七年八月,顺天府尹蒋炳奏)。

蒲松龄就曾这样说,“昔日(按,即明朝)富豪以倍称之息,析夺良家子女,人无敢言者;不然函刺一投,则官以三尺法左袒之,故昔之民社官,皆为势家役耳。迨后贤者见其弊,又悉举而大反之……(有借贷者)一取偿,则怒目相向;质诸官,官则曰,我不为人役也。……余尝谓昔之官谄,今之官谬,谄者固可诛,谬者亦可恨也”(《聊斋志异》)。

就在乾隆初年,政府曾经屡次讨论减收地租。对于官府应否硬性劝减田租,历来史学界颇有些批评意见。似乎清政府就应该站在佃户立场上,否则就大错特错了似的;又似乎清朝政府可以一会站在“农民阶级”立场,一会又改换为“地主阶级”立场。这可以说都是对满洲统治的特性缺乏了解(也是对中国传统政治缺乏了解)。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这可能有多种解释。不管怎样,公说婆说也罢,清人却是有意为之的,或者说是别有用心,而且内心里是要跟明朝比一比的(从努尔哈赤开始,多处可见)。

几年前我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一次学术会议上说,清朝有着自己的“统治特性”,他有另外一套意识形态,与明朝不同,对汉人地主是不那么认同的,各位一定知道八旗的“圈地”吧!还有打算改变土地制度,以及上面说到在打官司中的表现……总之,历史特别复杂,我们千万不可贸贸然,还不怎么了解情况呢,就想当然地下结论。特别是对于那些带“理论性”的问题。

说清朝是地主阶级国家,这在五十年前,不足为奇(在更早的五十年前,讲的是所谓民族矛盾、满汉矛盾)。令人想不到的是,到了21世纪,又旧调重弹。好像清代是一个阶级对立,捉对儿厮杀的国家和社会。多年以来新的研究和探索,置之不顾,令人费解。就好像学术不需要进步,可以永远笼罩在意识形态之下似的。

是为关于地主问题的第四篇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246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