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这正是官员的反行为   

2016-12-09 11:28:47|  分类: 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正是官员的反行为

按一般的定义,冯小刚不算我的“发小”,但我们同属一个“大院”,比邻而居。只是差着几岁,玩不到一块儿。前几年同学聚会,据说他还去了。我却没能参加,原因之一,可能是我搬家得早。说起来,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我从小学二年级到大学二年级,有十六年时间,尽管一直住校(包括插队),我的青年时期几乎都是在那里度过的。那时大家还都不显山露水。不过回想起来,“发小”个个都是很聪明的。我只能算一般般吧。

今天说到冯小刚,是因为他的新片子,特别是与之有关的一段话。

日前,有报道说,在政府强力反腐之下,官场腐败却以另一种方式出现,诸如怠政、懒政;它带来的负效应是,政府各级官员的不作为,也有人把它称为“软抵抗”。也有人把这类的不作为乱作为,称之为“消极抵抗”。

也有文章指出,在反腐整风的高压之下,中共官场出现巨大变化,官员们变得老实了,但也变得更狡猾,不作为、无担当现象比比皆是,害怕冒风险,担心踩红线,开启“自保模式”。还有的是怠工观望,鉴于现在规矩多了,审查严了,所以干脆怠工。一些地方盛行好人主义,尤其是某些第一把手,自己出淤泥而不染,但对辖区的歪风邪气视若无睹,对一些该抓的事不抓,该管的事不管,没有任何政治承担,期望少树敌多交友。在好人主义的姑息纵容下,党风政风迅速腐败,使官民对立的矛盾愈来愈突出。而另一种“宁左勿右”官场新规则,恰被冯小刚一语道破。他“炮轰”他们说,“为了求自保就宁左勿右、宁严勿松,这是最大的腐败,比贪污还厉害”。

因此,湖北代省长王晓东在讲到政府官员作风问题时,便以冯小刚电影中的剧情举例,提出了五个为什么:为什么一件小事情会变成一桩大事、一个简单问题会变成一个久拖无解的复杂难题?明明只不过是一个农村妇女的婚姻问题,却引发逐级上访,一拖十多年始终未能解决,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影响。她最初期望法院公正判决、期望政府关注解决,为什么最终走上了赴京上访的道路?各级政府、司法机关,是从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让群众失望、失去群众信任的?为什么上级的意见在层层传达执行中变味、走调,甚至与初衷完全背离?“为了阻止一名群众赴京上访,市、县、乡各级可以说倾尽全力,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甚至动用了警力。这件事看似荒唐,但现实中确实存在,其根源到底出在哪里?”为什么事情越办越糟,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美国学者孔飞力在他的名著《叫魂》中,把眼光集中在了君主和官僚的矛盾上。他提出君主和官僚的角色是不同的,君主又有许多理由对他之下的官僚不满。在他笔下,这些官僚具有难以改变的“恶习”:他们“迎合上意”,遇事“毫无定见”;对新事务“懦弱怯惧”,“畏难裹足”;奉行“无事为福”、“多事不如少事”的宗旨;“因循”、“无能”,“敷衍了事”;更让他不能忍受的是,“知情不报”、掌控信息、欺瞒上司,或“有意延搁公事”;僚属之间,“上下通同,逢迎挟制”,“上和下睦”,“官官相护”;甚至用它的“颟顸迟缓”及各种手段来抵制皇帝的专制权力。因此皇上认为,“此等恶风断不可不严加儆治”!

为此我曾发问,乾隆皇帝为什么这么“恨”官僚?怎么会对官僚制度存有这样的“极深猜忌”?──传统政府对“吏”很有警戒(这与今天是很不一样的),不料对有品秩的“官员”也是如此──他们之间的关系为什么这样“尖锐紧张”?这难道不是值得一问的问题?因此“叫魂事件”恰为皇上提供了一个机会,使他能扮演一个保护百姓的特殊角色,挞伐那些尸位素餐的官僚,并把他们与自己区别开来。

孔飞力所说的这些官员行为,我统称之为“反行为”。现在看来,把它们与一般民众的行为混在一起,是不尽妥当的。我们或许应该把它们做为“反行为”中专门的一种,单独分析。

另一方面,我在“反行为”研究中一直很小心的把它与“反抗”区别开来。可是有人受习惯思维与成语俗说影响太大,无法接受这一点。看看官员的反行为,哪一个是要反抗,反党,反对现行制度?我希望这一下他们就可以明白过来。

官员的反行为可能还有多种形式,我们目前掌握的还远远不够,希望能有朋友进一步深入研究。要知道,这可是我特别强调的“当身历史”啊!

至于具体的研究方法,第一步当然是要搜集各方面的资料,目前的报道大多是概括式的,这不够。我们应该通过各种途径,特别是口述史的方法,找到那些活灵活现的事例。“讲故事”,是第一位的,不光历史学如此,在我的法国同仁看来,社会学也要这样。

“反行为”,最难对付,因为它实施的第一步,其基本前提,就是要装假、欺骗。半真半假,若有若无。常常就让你看不见,又如何下手?事已至此,有什么好的办法——毛泽东晚年曾说,我没做成什么,只是改变了北京周围一些地方而已——我想我就不要多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