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该怎样读孔   

2016-12-23 17:21:32|  分类: 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该怎样读孔

我读论语也有几遍了。回想起来,恐怕一直未得要领,总是琢磨他老人家思想到底有多高明,是否那么博大精深。在思想史上、哲学史上……有什么地位。而且,说来也是干巴巴的板着面孔似的。甚至去想,怎么没有人去冒充剽窃他呢,他的话语不就是这一些些吗?

我们这代学者,按照学术地图研究家谢志浩的意见,是中国自有近代学术以来的第五代学者。我们都没有读过经书。我们的上一代,大约比我们年长三十年的那些人,第四代学者,其实也没有读过经,没读过孔。所以都够可怜的,而且我们可能一入手就错啦。

直到读了薛仁明的《孔子随喜》,我才发现孔夫子原来是一个活生生,笑呵呵,时常游嬉,有忧有乐,有江湖气,活泼大气,特别有趣,有幽默感的人,因而他是无可代替的,以此也是无法复制剽窃的。司马迁说“读孔氏书,想见其人”。那不是一个酸腐的书呆子可以了得的。他也从没要求人们把他摆的那么高。所以子贡说: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也”,所以才成为我们的至圣先师。

我们可以引用薛仁明的一段话说:孔子总被门人质疑,总被时人取笑。还被诽谤、追杀、围攻,他有时狼狈,有时负气,有时似乎动摇,有时还看起来笨笨的。但这样的孔子,使人敬,亦使人亲。

在薛仁明笔下,孔门最得的,是一个“兴”字。不做苦相,不耽溺。豁然大度。乐以忘忧,据说这乐字正是孔子的正法眼藏。

我把这些想法通过微信告诉了对岸的朋友孙中兴。没想到,他认识薛仁明。而且发现,薛仁明不是一个老人,好像比我们还小着几岁。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免令人咋咋称奇。我怕没有能完满地表达了他的思想,所以写作此文,请他转交仁明兄一起批评

  评论这张
 
阅读(16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