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哥白尼式革命,之四  

2014-04-03 15:41:24|  分类: 反行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哥白尼式革命,之四

一部伟大的学术著作,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这可是一个有趣的话题。高王凌先生的《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19501980)》,实在是一部奇书,波澜壮阔,气象万千,实乃六十年来一部伟大的著作。它不仅激发理性,更为可贵的是,它在唤醒心灵。

我的老家,是位于冀中平原的束鹿县,后来改成辛集市。听老辈说,在大跃进的时代,有“金束鹿”的美誉,一代名家裴艳玲,就活跃在束鹿县,那是父辈津津有趣的话题。

记得当年年纪小,母亲给我讲述了不少家族往事。五六十代的故事,毕竟属于我的“史前期”,很长一段时期,距离当今最近的一段历史,最是朦胧。而今,母亲离开已经十年,墓木已拱,再也听不到母亲,在我耳边絮絮叨叨。

现在来看,母亲讲述的那些故事,可以说是难得的口述史,尽管琐碎,但,对于了解那一段,属于第一手材料。殊胜因缘,敝人考取中国人民大学,就读中共党史系。说来吊诡,1949年之后的国史,面目模糊,建政六十年后的今天,说不清前三十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大概,有司苦心经营,就是让吾辈,只要见到1949——1979,这三十年的历史,“沉睡”是最合适的姿态。

试想:一位较笨但还算勤奋的中共党史系毕业生,都不能解释共和国前三十年的来龙去脉,难道不是一件难堪的事情吗!

高王凌先生的著述,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19501980)》,唤醒了我的心灵,一生在纸上被风吹乱,父母走过的一段历史,中国复活了,我真切地看到老大哥,运筹于帷幄之中,驱使无量的农夫,进行大兵团作战,农夫的劳累和心酸;也看到他们回旋中“温柔”的抗争。

毛润之既然决意打仗,而且立志将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消灭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那么,举国上下,必要进行战争动员。造就一支产业大军,对于毛润之而言,农民必须武装起来。农民武装起来,岂不就是“武工队”?不穿军装,但是战斗力并不弱。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小时候,每年冬季农闲,民兵连长,都要率领男女“基干民兵”进行军事训练,最精彩的一幕,就是汇报表演的实弹演习,真刀真枪。二哥别看矮小瘦弱,那可是我们生产小队的“民兵排长”啊!这是七十年代的事了。

妈妈告诉我,二哥小的时候,吃食堂风气,吹进我们村庄。十来岁的大哥,领着五岁的二哥,提溜着桶,到大食堂打饭,食堂的大师傅,那可是得罪不起啊!两家要是关系不好,哪怕大人打饭,也要缺斤短两,更别说一个娃娃了,妈妈的性格,很随姥姥,老实厚道到懦弱的程度,让人家欺负到家,只能暗中垂泪。到底村里有几个大食堂,还需要进行一番田野调查。印象中,妈妈说我们九队和十队是一个食堂,可以想见,大冬天,寒风凛冽,十岁的娃,带着弟弟,提溜着桶,要走好一段路,半道上,热乎气就消散的差不多了。

毛润之善运筹,经常“一炮双响”,大食堂,大炼钢铁,弄到一块干,有气氛。妈妈说到大炼钢铁,更是郁郁难平。本家的一位爷爷,和我爸爸相友善。就是这位爷爷,率领一干人马,命我妈,把家中多余的剪子和菜刀都交公。

我们家,省吃俭用,好像粮食从没有富余,都是给爸爸的好友——老杨借。自打记事起,不知道跟着妈妈到老杨家,借了多少回粮食。老杨是一位很慈祥的长者,这要是旧社会,属于开明士绅,人缘很好。

有一次,妈妈给我说起,搜粮食,就更邪乎。依着邓正来的说法,农民有着很强的“生存智慧”。别看经过土改,来到人民公社,总有“富户”,想方设法,巧妙地将粮食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七队赵家,藏粮不少。他们家怎么生活就那么滋润呢?还不是院子里长着好多枣树,总能暗中进行交易,换来不少粮食。一天搜粮队来到赵家,民兵们用大棍子,房前屋后,院里院外,往地下一敲,藏于地下的大瓮,就被挖出来。这是性质很严重的事件。

中国的乡村,传统的保障机制,经过大食堂、大炼钢铁,这么一折腾,被釜底抽薪,燃眉之急,政府却不再负责。直奔着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妈妈给我念的顺口溜,是这么说的:低指标,瓜菜代,老头老婆儿死得快。榆钱、苜蓿、豆饼,都是好东西,观音土也不是没有人吃过。村支书、队长、会计、出纳、保管员、看菜园的、饲养员,往往是最有办法的人物,总能多吃多占,属于乡间的“土豪”。

农民被带到了二股道,他们当然要想辙,活下去,吃饱肚子,远比面子重要得多。北美有个加拿大,中国有个大家拿,不拿白不拿,白拿谁不拿,拿了可不白拿。

那时候,农民下地干活前,队长敲钟,召集大家派活。我们九队的那口大钟,是远近闻名的,那声音真够响亮。别看有些活适合早晨干,但,从听到钟声到下地干活,这中间的间隔,可不短。原来,还没干活以前,就开始磨洋工了。老爸当队长的时候,因为公正无私,身先士卒,苦活累活干在前,据说威望很高,间隔就大大缩短了。但,老爸并不能发现所有的偷盗和顺带行为。

待我记事,老爸不当队长了,经常“跑外”。那时候,每个小队,都有一位彪悍的妇女队长,候在回村的必经之地,对出工的妇女进行“搜身”。这是当时中国农村的一大景观。要是搜到三亲六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是关系不睦,战果辉煌。反正,只要出工,农民也很有意思,就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肚子,能吃就吃,能顺就顺。从棒子地里出来,身上肯定有棒子,从棉花地里出来,身上就有棉花,呵呵,农民的智慧,真是无穷的。简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冒着道德谴责的危险,甘冒大不韪,奋不顾身地往家里顺粮食,不是一家一户,而是千家万户。毛润之在深宫之中,不知道是否知晓,自己辛苦建立的社会主义墙角,就这样被农民日复一日的消耗着?

六十年代初,老爸担任九队生产队长时,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要改善乡亲们的生活,既有香油坊,又有烧酒坊,九队社员的生活,在其他人眼中,很是让人艳羡。文革一到,老爸作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典型,属于本村第一批被打倒的对象,戴高帽,站雪地,在劫难逃……

以上所述,或是亲闻,或是亲历,片段的家史,村史,虽已过去,但,活在我的心中,沉淀多年。但是,高王凌先生的著作,唤醒了沉睡已久的心灵,帮我过了一道坎,内心深处的枯井,竟然汩汩流出,那是上辈人生命的泉水,在灌溉着我们。

 

笔者相信,高先生的《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19501980)》,力透纸背,举重若轻,鲜活地呈现了国家和社会的互动和博弈,恰如其分地梳理出“历史是由合力构成的”,必将成为典范和不朽之作。

《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19501980)》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大陆知识界,能够看到该书的学人,可以说很少。希望大陆尽快将该书引进,嘉惠学林。

笔者深信:高王凌先生的著述,不仅极大地提升中国人文学的学术品质,亦且对社会科学,诸如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都会发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并进一步促进知识界的文化自觉

  评论这张
 
阅读(112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