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谢志浩:哥白尼式革命,之二  

2014-04-01 10:43:10|  分类: 反行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志浩:哥白尼式革命,之二

高先生,属于外冷内热的性格,有着知识分子的良知,主张史学研究,要“摆事实讲道理”。殊胜因缘,高先生那一代人,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不就是没有毕业的初中生吗,就已经荣升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当时的口号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高先生在山西,成为好把式,各种农活,胜任有余,这在近两千万知识青年中,并不是多么突出。这批人,后来招工、考学、参军,绝大部分,返城。有些人,受到主事者待见,接着出国,洋插队。回国,因缘聚会,成为风云人物,所在多有。知青,何止是青春的记忆,生活的轨迹,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代人的“宿命”。

这一代人,面对自己的人生,大体有三种心态,第一种,可谓“上帝的选民”,世俗社会的功成名就者,以此为标榜,青春无悔,人生无悔,大词好话,都让他们说尽了。中国这艘航母的领航者,庶几都是知青。

第二种,没有回城,或者回城,过着艰辛的生活,成为社会的畸零人。他们一直没有走出知青生活,人生呈现着灰暗的色调。往事不堪回首,正是知青生活,让他们成为真正的弱势群体。赋得永久的悔,不能把这一段生活格式化,正是他们最大的憾事。

第三种,也许是大多数,随波逐流,月亮走我也走,山不转水转。哪里不能活人?该下乡下乡,该回城回城,别人能下乡,我也下得,别人能回城,我也回得。活人岂能让尿憋死?

高王凌先生,这位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的教授,按照常理,应该属于第一种人。可是,据我观察,高先生对俗世的功名,看得很淡,也从不标榜,高先生,属于第四种人。这种人的珍稀程度,并不亚于大熊猫。

这话是怎么说呢?高先生看来,知青是自己的一个有机构成,既不能抹杀,也不便标榜。既然,已经成为生命的一部分,就不能格式化。齐物论,高先生有一种可贵的平等意识。所以,他懂得农民的心,体谅他们的难处。农民面对不公、不义,想出的主意,采用的办法,必然体现着农民的性格。

笔者认为《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19501980)》比费孝通先生的《江村经济》、《乡土中国》,更加深刻有力,这是为什么呢?

费孝通先生,内心深处,有着强烈的精英意识,《江村经济》和《乡土中国》,费孝通是以一个“长衫先生”的眼光,打量“江村”和“乡土”社会的。费孝通不是乡村里面的把式,也不会干农活,这是吾辈不能苛责先生的。马林诺斯基先生,之所以夸赞年轻的费孝通,还不是不经意间,费孝通对本土文化,进行了类似人类学的田野调查。

高王凌先生,则是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训练成为干农活的好把式,与农民休戚与共的感同身受,费孝通是没有的。终其一生,费孝通,秉持的理念是:志在富民。其志可嘉,但,仅仅停留在“生态”,而没有进入到农民的“心态”。从传统政治理念来看,停留在“养”的层面,连“教”都没有提到议程。乾隆皇帝则是,先养后教。

针对费孝通先生的《江村经济》,曾有一种疑问:一个局部的村庄能否反映作为整体的中国?其实,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是否能够做到“摆事实讲道理”。

中国农民,并没有生活在《江村经济》和《乡土中国》里面,显而易见,费孝通先生的著述,实在是隔着纱窗看晓雾,朦胧的很。

理解农民的生活,既不能倚赖理论,也不能倚赖考据,要注重经验和直觉。难能可贵的是,高王凌先生,既具有农把式的人生积淀,也具有历史学的想象力。丰富的经验和颖异的直觉,加以对农民深切的同情,交汇成为《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19501980)》。

高王凌先生,没有知识分子的那种脏心眼子,慧眼独具,与李零先生一起,从1988年起,对中国传统,不再倒霉看反面,而是进行正面观察。在一代学人中,比一般学者,早了要有二十五年。其实,直到现在,“榆木脑瓜”的学者,可不在少数。可喜的是,天则经济研究所的同仁,盛洪和秋风两位先生,对传统和儒家,具有一种同情的理解和温情的敬意。

“洋片汤”,是学界“二道贩子”生存之本,在此辈看来,须臾不可离,否则,不要说不能“讲理”,就是连“史实”和“事实”,都说不清了。

知青生活的经历,距今至少三十五年,可算一世了,作为一种积淀,在第五代学人的生命史中,竟然没有痕迹,说出来谁能信呢?

“高先生,反其道而行之,带着自己的“境遇”和“心境”,走入历史的深处,自然别有一番意趣。”

正是那段知青生活,使得高先生,不仅熟悉了“沉默的大多数”,而且,懂得农民的心情,并与他们息息相关,心有灵犀。

真能做到,古今贯通,又谈何容易!没有“做一个时代人”的勇气,没有文化自觉,没有老辈杜润生的“点拨”,没有历史学的想象力,四个方面,缺一不可。《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19501980)》,带着高先生体温和心境,同样具有高王凌的性格和特征。

没有读过的朋友,也许会有所疑虑:既然带着体温和心境,那么,依据常理,就会高度主观,怎么能达致历史学的客观性和社会学的理性化?这个世界,其实是圆融的,杨献珍说“一分为二”,庞朴先生主张“一分为三”。执其两端而用其中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