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自身的学统传承  

2014-02-13 10:17:52|  分类: 方法与方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自身的学统传承

我曾经写了一篇文章,谈及“我的门派”的治史方法。发表的时候,被修改成了“法国人与中国学术”。一看之下,好像我的“学问”都是从法国趸来的。

其中说道:造访法国高等研究院,才使我进一步了解这一主流“新社会学派”的宗旨,一言以蔽之,就是要直揭文字材料的表层以下。在欧洲的思想学术史上,“实证主义”、“唯物质主义”已经统治了一个多世纪,现在,恰是要“反其之道而行”了。

近日重读章学诚,发现在他看来,所谓考据学也不是可以确定的,相反,“心得”则似乎完全是主观的。倪德卫认为,章学诚必然会设想,当古人的文字被重复写下、引用、传递和解释时,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结果就是,“圣人之言,贤人述之,而或失其指;贤人之言,常人述之,而或失其指”。章学诚揭示的是这一个问题:如何能确信我们完全理解了过去的“言辞”呢?

道不可“名”,以及绝对的正确无法用语言来传达,可能正是章学诚最终的观点。无论是具体的知识还是关于整体架构的洞见,似乎都需要当下的直觉。“专门之学,口述心传,不啻经师之有章句也”。在他看来,言词自身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章学诚强调师生之间“心传”的重要,就不足为奇了(《章学诚的生平及其思想》)

那篇文章中也说到:我在自己的课堂上,也在批“考据学派”,讲“直觉”,“悟性”,等等。简单说吧,就是告诉学生,所有的史料其实都是“有限”的、“表面”的,不能做一个“爬格子”动物,仅仅跟着文字记载后面走。

我也引用了章学诚所说:“古人专门之学,必有法外传心”。需要依靠所谓“性灵”、“神解精识”,或是“高明”之处,否则就可能弄不明白。

余英时先生也曾指出,分别“闻见之知”与“德性之知”,是宋代儒家的新贡献。其关键即为不为感官(见闻)所限而别具一种更高的抽象认知的能力。如程颐所谓“德性之知,不假见闻”;如王阳明所谓“良知”,也是一种“超知识”的性格。可惜至乾嘉考据学派出现,则反过来认定“德性之知”必须建筑在“闻见之知”的基础之上了(《文史传统与文化重建·清代学术思想史重要观念通释》)。

其实,司马迁早说过:“《书》缺有间矣……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史记·五帝本纪第一》),哪能光靠什么书本子呢。

这些,也许就可以算是我们自身的学统吧

  评论这张
 
阅读(54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