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友人布洛克教导我们说  

2014-01-30 10:28:32|  分类: 方法与方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友人布洛克教导我们说

文津阁演讲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视频还没有出来(也不知为谁审查为何迟迟不能通过)。听众之一追问,作为方法问题之一,高老师所谈到的法国学界关心的解读史料问题,是怎么回事?

我曾经在《读书》(2013:4)上发表文章说:2010造访法国高等研究院,才使我进一步了解法国主流“新社会学派”的宗旨,一言以蔽之,就是要直揭文字材料的表层以下。在欧洲的思想学术史上,“实证主义”、“唯物质主义”已经统治了一个多世纪,现在,恰是要“反其道而行”了。

我现在邀请不久之前不远万里来到中国(TW)的美国作家布洛克,从另一角度来谈谈这个问题:

大家都觉得作家应该有想象力,不知这也是警察不可或缺的本领。不管是警察,还是私家侦探,不外乎是发掘和整理事实。但是,我们得有反思和想象的能力,才能找到一条出路。两个警察谈起正在办的案子,说的更多的一定不是目前发现的事实,而是双方的想象。他们先建构起可能发生的情节,然后才去寻觅事实,或加以证明,或彻底摧毁(《死亡的渴望》)。

布洛克并不认为有了“事实”就够了,靠一个考据学,爬爬格子就行了,他说,必须有“想象力”。

我们十八世纪考据派的对头——章学诚还有许多看法,大家都可以找一找看。他老人家将告诉你,做学问,有的是奥妙,并不是只会点子“演绎”、“归纳”之类的“科学方法”,靠“爬格子”,就能了当的(还有清华同学曾经问我一句大谬不然的话:是“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么)

  评论这张
 
阅读(15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