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吹牛还须有胆识  

2013-09-30 11:02:39|  分类: 方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吹牛还须有胆识

关于“胆识”的文章,以前曾写过一篇,今天再次讨论这个问题。所谓“吹牛”,是一句上海话,并非贬义。我曾写道,有无“胆识”,取决于以下几点:

一,要有自己的新的发现;

二,要有对学界研究状态的真实了解;

三,要有一个适当的学院式的表达。

本处即涉及其第二点。

最近重庆师范大学有一位谭松先生,在香港中文大学作了“川东地区的土地改革运动”的专题演讲,其中一部分内容似乎颇为某些人难以接受。当今社会上似乎尽是这种缩头乌龟,宁肯充当鸵鸟,或充当乡愿,而不肯保有尖锐的目光、独立的思想。

有评论说,土地改革是中国现代史中最敏感的禁区,敢于触及的学者少,而且多是以资料做研究,像谭松这样深入一个地区大规模采访,做口述历史的研究,可能绝无仅有。

这话就不无疑问了。

其实,我的弟子刘洋同学的硕士论文,“征服——一个村庄土地改革的口述史研究”,就主要是利用口述访谈来做土地改革研究的。2004年还参加了在北京大学举办的社会学国际会议(同时参加会议的还有我的好几位弟子)。

在我主持的分会场,刘洋讲解了他的论文。在后来的大会上我也对本组论文做了介绍,说到“倒霉鬼”立场这几个字,还引起法国同仁的关注。

刘洋的论文很长,虽然一直没有公开发表,但一些重要内容已收入我们合作的文章《多重视角下的土地改革运动》。其英文本发表于法国的《?TUDES RURALES》,179期(2007.8);中文本发表于《二十一世纪》2009年二月号(名为《土改的极端化》)。当然,这些也都收入了我的《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

不过,话说回来,能够如此使用口述史方法,在今天也属难能可贵。有的人,怕是还不懂呢

  评论这张
 
阅读(511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