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门派暨宣言   

2013-04-30 17:48:53|  分类: 思想文化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门派暨宣言

我在《读书》上关于治学方法的文章发表后,有一位素未谋面的北大历史系美国史专业的研究生来信说,读后感觉很合己意,故写了一段话,寄给您批评

历史学家有良史与差史之分。而评定一个历史学家是良是差的标准,除了搜集史料的能力外,还有运用与阐述史料的能力。而如何运用、阐述史料,则同这个历史学家对那个时代的了解与感受有关。然而,那个时代并非是这个历史学家生活的时代;通过冷冰冰的文字,无法使这个历史学家真正能够感受到那个时代。那么该如何训练历史学家对那个时代的感受能力?很明显,要从训练他对本时代的感受能力开始。一个对自己的时代都不敏感、都缺乏感受能力的历史学家,怎能期望他能感受到过去的历史时代?高王凌的文章并不是在教我们要庸俗治史,即抱着以史为鉴的目的论来歪解历史,抑或硬生生地将古代和现代做出牵强的联系,而是要我们通过感受我们的时代,通过感受我们自己与同时代的他人在面对不同事物与事件时的不同心境——痛苦、悲伤、焦虑、狂躁、绝望、愉悦、狂喜,来感受过去的时代,来感受过去的人们在面对不同事物与事件时的不同心境。尽管不能代替史料的研究,这种历史学家的自我训练仍是极为必要的,因为它决定着一部历史学作品的气量。

佚史氏曰

类似的问题,也出现于清华的课堂之上。吾意以为,所谓“当身历史”、“无字天书”,都是事先“无意间”得来,而非有目的寻求者。或引用俗语说,乃是到了事后,“出水才见两腿泥”(有更甚者,是从娘胎中带来,如胡适之先生之提倡“白话文运动”)。这些都表示,在各位的研究院生涯之前和之外,已经存在了的一些内在的东西,不是什么《清实录》或大内档案所能给出的!这,就是本文的中心意思之一。

不过,此文标题被改为《法国新社会学派的启示》,似乎可以商榷。法国前苏格拉底学派是某推崇的不多的外国学派之一,但经此一改,好像变成了自己一直批评的崇洋媚外派,——这也是我几年来力劝《读书》改过,多讲吾人三十年来自己所得之意,——悲夫!

本文是我的“门派”的一篇“宣言”,如果各位同意高老师跟他的同仁已经形成一个“门派”。其研究成果集中展现于《求学偶得》之中(尽管它写于2008年,于当代史方面亦未作充分介绍),可以分作三个大块:十八世纪(它打通了经济史、思想史与政治史)、近世地主农民关系(它既是经济史又是社会史、文化史)、当代农民反行为(它不仅关心下层而且上下通吃)。现在所说的,则是我们自己治学方法。没有这一部分,可能还不能称为门派

其中有一部分已发表在乾隆三部曲中,特别是即将刊出的第三部《乾隆晚景》中;有一部分,曾经退休前在人大讲授;最近的想法,则已在清华讲堂中和盘托出”——当然,它还没有完成

《读书》这篇,写作最晚(2012年底),但可以算作一个开头,谈的都是最基本的问题,所以,又称之为一篇宣言。还请大家批评

  评论这张
 
阅读(10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