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该怎样过名利关  

2013-12-05 16:38:47|  分类: 修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该怎样过名利关

这一次惹祸上身的,是燕南才子谢志浩。他为此向我“致歉”,我倒觉得该反过来才是。因为若非高某,哪能惹来那么多的麻烦(不知这一段还应加上多少引号)?

先是,谢先生写了一篇文字,《一洗凡马万古空》,期许高某为第五代学人中“特殊独一人”。这篇文字为一些朋友看到,因为不是“纸本子”,故未引起什么激烈反应。

随后,谢先生“不合”又写了一篇关于中国近百年所有六代学人的评论(在我们下面增加年轻一代),而且在一个期刊上发表,这可了不得了,正所谓“名利交煎”,还能不让人“赤膊上阵”?

先生的文字,在我看来,是2013年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为什么说它是一件大事?我想,就是快到时候了吧。因此尽管其中不少“可议之处”,但学术思想性的总结,实在该动手了。其中最重要的,不是别的,就是我们这一代学人(所谓第五代,大约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同龄)。自己不做,难道要别人代你来做(我在文津论坛即说到这点)?

批评者矛头所向,自然是谢先生,但其中最不满的“候选人”,却是高某一人。其根据呢?之一就是“笔者曾看到此人在微博上和人激烈口水战”,我却不知这何罪之有?没错,我曾为一些观点(如“三大战役”批“专制说”),遭到乌毛党围攻,没想到现在有了接班人了,真可谓立场鲜明(也因为朝鲜战争,但比起他推崇的沈志华来说,可颇有不及,一捧一杀,令人不解)。

我在这里所想说的,是“名利之心”的问题。我自己有没有名利心呢?我想,恐怕还是有的。要把它完全克服,也不容易。所以读到谢先生的大作,就感到“惊喜”。因为完全想不到,也因为几乎很少见有人为我说话(当时喜欢他这篇文字的,还有别人,包括若干大腕)。

如果回过头来深入反思,2007年在学生帮助下开设博客,是有“名心”在里头的。虽然主要的目的,是为自己“打气”,因为“太孤”了。

退休了,离“名利之心”远了点。比如,近一年出版了四本书,单位是不是该给我点什么?我就没往这上面想。《乾隆十三年》打开了局面,所幸单位也表示了欢迎,这就够了。

这是需要时时警惕的。我在文津论坛就说到,中国古人认为“名”是老天爷最吝啬的一个东西,你要得到“名”,你就会得到报应。我说,每当重读到这个,我那心就凉了,当时那求名之心就下去了。就想做一个没有名利之心的人,一个本色的人,或者,就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宅男”,如此罢了。

夜读《郎潜纪闻》,清代经学大家程瑶田尝曰:“穷为匹夫,不得曰非吾志而却之也;达为卿相,不得曰吾志不及此而逃之也”。一并书此。

这是谈个人,在社会上,很难就没了名心,也许它的存在还能驱策人们对自己的学术(是学术思想,而不是混了个什么地位,当了几级教授,出镜率如何),有一番努力,做一番总结。那样也算是达到一部分目的。

近几年来,我曾在几个场合谈过这一问题(最早是跟《读书》的朋友)。我的话是说:各位,你还在等什么,如果你恰好也是一位第五代学人?

最后再说一句,按《老子》的解释,世界上到处都存在着有无、长短、高下、先后的对立,一个事物出来,没有人反对,才奇怪呢!虽然让旁人说“此是强烈的嫉妒”(或:用词刻薄,出于嫉妒),很不妥当,不过那就不是咱的事儿了。对不对?

当然,这事儿还没完。我可能还要一连发几篇博客说说他

  评论这张
 
阅读(6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