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郑伯克段  

2012-05-01 10:25:27|  分类: 政治理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伯克段

郑伯克段于鄢,是清人吴楚才、吴调侯所选《古文观止》卷首的第一篇文字,选自《春秋》《左传》,而《春秋》《穀梁传》的相关内容,亦被其卷三选用。一个故事在同一个选本中两次出现,十分罕见。现录《左传》篇如下

初,郑武公娶于,曰武姜,生庄公共叔段庄公寤生,惊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恶之。爱共叔段,欲立之。亟请於武公,公弗许。

庄公即位,为之请。公曰:,岩邑也。虢叔死焉,他邑唯命。,使居之,谓之京城大叔

祭仲曰:都城过百雉,国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过参国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不度,非制也。君将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对曰:姜氏何厌之有!不如早为之所。无使滋蔓。蔓,难图也。蔓草犹不可除,况君之宠弟乎!公曰: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於己。公子吕曰:国不堪贰,君将若之何?欲与大叔,臣请事之;若弗与,则请除之。无生民心。公曰:无庸,将自及。

大叔又收贰以为己邑,至於廪延子封曰:可矣,厚将得众。公曰:不义不昵,厚将崩。

大叔完聚,缮甲兵,具卒乘,将袭。夫人将启之。公闻其期,曰:可矣!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大叔段入于。公伐诸。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其后黄泉见母一节,略去)

过去我曾带学生在课上读解此文(此处就不翻译为白话了,有兴趣的读者可对照《东周列国志》阅读,乃古文入门之一法也,或读《三国》《水浒》)。现在则有人拿它影射当前的政治事件。

别人怎么想,咱无权干涉。不过多少也有些可以商榷之处。

比如,郑庄公几乎自始就是“蓄意”的,“有预谋”的,——《穀梁传》给他定的罪名,就是“处心积虑”(吴氏曰:《春秋》推见至隐,《穀梁》只“处心积虑”四字,已发透经义,核于他传),——今上则好像一直只有“无奈”,和无法“定位”(一个时髦词儿)。直到领馆事件之前,重庆方面(包括总兵大人在北京的许多朋友),说什么话都可以,上面也无法回击(感觉上就是“无可奈何”)。与吴氏所言“毒甚”——《穀梁传》谓“之也”——也颇有不同。

但一到领馆,一切就变了(此处正好用得郑伯所谓“厚将崩”三字,绝妙)。

突然之间,一方变成了目标明确的,面目狰狞、罪无可逭的“反叛”,另一方也有了鲜明的立场,开始“行动”起来。

但有一个细节却被大家忽略,即郑伯如何得知太叔“将袭郑”呢?当然他有自己的信息来源,但据四库禁毁书清代无名氏所作《古史考佚》云:消息来自相邻之衛国,郑、衛之间为此曾有一段秘密外交,并使郑国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君臣廷议,公子吕曰:不期乃贻笑列国!外夷闻之,亦起轻慢之心……

祭仲曰:当断不断,贻羞后世,养痈遗患,将难免身败名裂(今日也有“我是要留命”的说法;按:一般“行动派”犹可,极端者则可看看世界各地的榜样了)……

庄公大怒:咄(“塞塌谱”)!

当即分派两支军马袭取太叔,如此如此……俨如夙定。

二人:主上英明!

庄公不禁一阵大笑(他看不见自己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二人不觉汗流浃背……

——这恐怕真是如人所说,可以写小说,写剧本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5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