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下次开会讲些什么(致海外友人)  

2012-02-02 16:20:28|  分类: 反行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次开会讲些什么(致海外友人)

在大饥荒中,中国农民做出了极大的牺牲,几千万条生命被付出了——这仅仅是一个“窝窝囊囊”的、“极为无奈”的行为吗?

他们有没想过“反抗”——比如像乌克兰那样的“拉队伍”,或像早期苏联农民那样对抗“武装征粮队”(《同舟共进》201112)?

人们很少注意,“反抗”是一个“奢侈”的行为,可能也是要有一个必要的“过程”的,思想的交流、意见的交换、组织上的准备、具体的策划……需要一步步走过来。而当时在最基本的一点,即思想交流上,农民都是被高度控制着的(湖南,当时大家不说话的例子)……

而且,当他们意识到这一点时,他们的身体也已经太虚弱了(黄克诚自述中引用他兄长的话)……

不错,从表面看来,中国农村什么重大的事儿也没发生,没有“反抗”,甚至没有“抢粮(库)”……更不用说什么“抗争政治”了。

但真是这样吗?如此农民岂不是只有“一路败北”、“大败亏输”(像乌克兰农民那样)?

不,不是的。中国大饥荒的结果是“两败俱伤”,于是政府不得不“让步”,农民也做出相应的“让步”,政府政策大体上退回到大跃进以前,什么“劳动产业军”,什么“原教旨主义”的实验,全部放弃……

中国农民靠什么达到这一点?我想,正是农民的“反行为”……

这就是我主张的:从乡间的隐秘故事发现历史,从下层农民行为解释上层政治,从社会史重新认识政治史(也可以说是“倒着作历史”)……

有机会,我们再进一步交换意见。

(按:此信本是给墨尔本大学高安东的。在2009年会议上我曾建议“下次”把研究的重心改为“从农民的角度出发”,但我们失去了一个展开说明的机会,于是有了这一具体的解释和构思。现在恰逢一个类似的会议在华盛顿召开,遂改今名。

  评论这张
 
阅读(12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