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在美国发现什么样的历史?之一  

2011-02-04 10:34:48|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美国发现什么样的历史?之一

学者高王凌、王希:中国学人在美国发现什么样的历史?

茫茫黑夜漫游


从闭关锁国到向西方学习,再转向义和团心理排斥西方;或者因为求学问道的难度以及各种层面的压力,抛弃价值诉求,完全向利益屈服。这个逻辑曾经在中国近代史不断重演,中国学界也是如此。 

从八十年代的西学热、方法热,到如今言必称中国模式中国学术,更多还是建基在一种从自卑转向自大的心理意识上。更可悲的是,抄袭事件屡见不鲜,学术批评的公器难以建立,山头林立、地盘割据;正常的学术批评往往被引到政治解决途径;各个派别争夺向国外学界解释中国的权力;学者比的不是学问,而是能挣多少钱拿多少项目。 

我们需要去了解美国学术体制究竟怎么运作?而非盲目停留在一知半解之后,认为美国学术体制也有腐败、弊端,因此不屑一顾的义和团心态。 

1986
年,人民大学的高王凌先生作为路思学者访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也正是在这一年,他与几位志同道合,有心改革历史学的年轻学者,一同开始酝酿筹建旨在学术交流的留美历史学会。一年之后,留美历史学会正式成立。 

二十余年过去,当年负笈求学的留学生经过岁月、现实生活的淘洗,已有一些逐渐进入美国史学界,也从最开始的崇洋媚外,到逐渐思考建立自己的历史视野和方法。《在美国发现历史:留美历史学人反思录》正是这一批学者在美国治学、思考的结集。 

这一代人为什么要去美国学习这样一门出路不好找,而且在美国学术界已经遭遇巨大危机的学科?他们经历了什么样的学术训练和思考过程,又对中国当下的历史学术状况有怎样的反思? 

7月12,世界杯结束的第二天。在海淀一家咖啡厅里,我邀请了两位为“
留美历史学会做出很多工作,并且对中美两国历史学界有很深观察的学者,一起聊这些值得每一位关心人文学术的读书人关注的话题。 

受访者:高王凌(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王希(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印第安纳大学历史系终身教授) 

一代留美学人学历史的理想与现实 

茫茫黑夜漫游:《在美国发现历史》里面基本讲的是八十年代出国的一些学历史的学者,这一代人到美国学历史的理由有没有什么共通之处? 

王希:我们这批人大部分是五十年代出生的,也有六十年代出生的,经历过文革,虽然文革开始的时候我们都很小,上山下乡,所以有一些社会经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早期的历史有过亲身体会。然后我们大部分都是在文革后进入大学的,个别的除外,巫鸿是在文革前的大学生,刘晓原是工农兵大学生,其他人大部分是197719781980进入大学的。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背景。我觉得巫鸿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他说,现在的留学生很难理解经过文革浩劫的年轻学子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那种绝处逢生的感觉,我觉得他把绝处逢生四个字用绝了,用得特别好。 
你想想,我们当时都下乡,我是下乡后又当兵,还有一些人是在工厂里面工作,突然一下可以考大学了。那种欣喜若狂,那种对知识的渴望,在我们这代人身上体现的特别明显,令人难忘。 

高王凌:我插一句,有一个讲中国人在美国的电视剧叫什么? 

王希:是《北京人在纽约》吗? 

高王凌:我觉得那个电影对留学生的面貌是拍的完全不对的,我不认为是那样,完全是和它相反,(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主流都是在那儿读书的人,和日本的留学生不一样,日本的去了以后就进入下层社会,进入黑社会,不知道干什么,我认识的这批人,主要是在求学的人,这是最基本的不一样,而且他们就像刚才王希说的,有自己的生活经历,他打那儿出来的。 

茫茫黑夜漫游:为什么出国学历史,是不是对历史有什么特别的情怀? 

王希:我们的作者中有好多人原来在国内就是学历史的,也有像我这样半路出家的。 

高王凌:半路出家的不少。 

王希:对,我们这批人还有一点是相同的,我们大部分人是八十年代出去的,巫鸿最早,是1980年,大部分的都是19851986年出去的。我觉得那个时候国内正在开放,中国要现代化,还有一种理想主义,这是我们比较相通的背景。为什么选择读历史?原因可能因人而异。这里可以讲一个事情,记得1987年我们和高王凌教授组织召开留美历史学会成立大会时,来的好多人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学外国史的,1989年以后为了求生和其他原因,好多人在写博士论文的时候,把自己的专业改成了中国史,或者是中美关系史。所以当时学外国史的很多人后来都学了中国史,最后坚持学外国史的留下来的不多。 

高王凌:就像你这样。 

王希:很少。 

茫茫黑夜漫游:学外国史的原因是想知道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是怎样走过来的? 

王希:是的。当时我们学外国史的人主要是想探求其他国家现代化发展所走过的路子,因为当时中国有一个很激动人心的口号,就是要现代化,所以我们要看看其他国家的现代化都是怎么搞的,通过历史去研究。其实我们这一代人还是比较传统的,当时出去后选择的专业基本上是国内常说的文史哲、数理化,后来出去的,比如九十年代后期到现在出去的人,很少有人学文史哲这一块,而是要学工商管理之类。但现在我已经看到有一些年轻留学生又开始学历史了,而且也快要拿到学位了。 

茫茫黑夜漫游:您有没有想过他们这代人学历史的理由,跟你们这代人相比? 

王希:不知道,至少我没有机会与他们聊过。但是现在加入留美历史学会的人越来越多了,学会现有的150多会员中有许多人是新的,很年轻,这一点我们觉得很欣慰。需要补充一点,我们当时选择学历史还有一个历史原因,能拿到奖学金,就去了,因为没有钱就去不了美国。现在的人一方面是继续为学历史而争取奖学金,另外一些人则是愿意自己掏钱学历史。所以中国的经济发展了,人们富裕了,留学生可以完全凭兴趣来选择自己的专业了。 

高王凌:第一步是要出国;第二步到了美国,他说我搞什么呀?社会学,历史学。第一步是要出国,那时候无可厚非,那时候要出国太正常了,有机会不出国,在当时是不可理解的。 
还有一点,过去偏重于理工科,所以路思基金会才专门请了一批人文、社会科学的高级学者到美国去。这可以说是独具慧眼的。 

茫茫黑夜漫游:八十年代留美的这一代人,一直坚持做历史的人比例应该比较小吧? 

王希:有百十号人吧,这是没有改行的。。其实八十年代也是需要考试的,不过那时的机会相对比较多,至少许多学校都希望接受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但问题的关键是,如果你在美国要坚持做历史,一定得有学位,只有拿到学位找到教职才能做下来。做历史也好,其他专业也好,首先要解决的是生存问题。 

茫茫黑夜漫游:我想一般人去美国肯定会面临一个很大的生存压力,人们半路改行去学更实用的学科可能也是因生存的压力所致。 

王希:是的。我认识的人中间,至少有二三十人是这样的,但我没有一个科学的统计。 

高王凌:我们单位出去的五、六个人里可能有三个到四个都改行了。有的没拿到学位就改行了。 

王希:教职拿到之后,才能全力以赴地做自己想做的学问。在美国拿到教职是非常关键的,尤其是拿到终身教授之后,你就可以衣食无忧地追求学问了。 

高王凌:拿不到这个就不行,这是唯一的途径,美国基本上没有研究所这样的机构。 
  评论这张
 
阅读(180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