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检讨  

2010-10-24 11:03:40|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检讨

前几天在博客上批评了电视剧《邓子恢》,有些话说的重了一些(这句话像不像老干部?不好,不好)。尽管我仍不能同意他的许多论点,如1955年的突然改变,是因为受了华东一些干部“反映情况”的影响,平日则多由于陈伯达“告黑状”(就像陈伯达说邓子恢犯错误都是杜润生出坏主意一样),那是因为有着更为深层的原因。所谓“大炮轰”的故事,恐怕也没有得到应有的“修正”(参见《杜润生自述》,其实,早先的说法也是出于杜润生的回忆,不过续有修订、改变罢了)。

但,零零星星的看了一些后,发现该剧也有一些好处。就是他笔下有意无意描写的农业社的生活,有哪一点不令人寒心?有哪个人今日还愿再过那种日子?那,不这是杜润老所说的“劳动营”么?

如果还有谁抱有那种向往的话,看了这个电视剧,也该猛醒了。

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还应感谢这个电视剧,而不应该“一棒子把人打死”。

(还有,里面许多语言“太酸了”,我想,多少人也和我一样,多么希望看到一个“本色”的,没有经过这类“包装”的邓老啊——我相信,如果读过《回忆邓子恢》,就知道他不是这样“酸腐”“干巴”的。)

  评论这张
 
阅读(5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