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独门独派  

2010-06-04 09:08:12|  分类: 人口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独门独派

在这场有关人口问题的论战中,有博友想把我拉入他的“派别”,我没有同意。我宁肯孤身作战。

由此想起老友李零,在最近发表的大作《何枝可依》中,他就谈及好几次“战斗”。其中之一与我有关,那篇关于中国史学反思的文章(代表了当时一批的年轻学子的思想),就是我带到美国去发表的;两年以后,我们一同批评了《河殇》。除此之外,几次可以“并肩作战”的场合,都是他孤身一人,这大约也是他自己的选择吧。想起我们几个在一起的日子,我也未免感到遗憾。

两三年前,当我写到关于留美历史学会的一些回忆时,他也曾嘱我,不要让人感到是什么“小团伙”。至少,我现在就理解了他。

在博客里有几个“对立派”,看到我写的人口观的文字后,就说:你可站对地方了。还有的说:这回我挺你。好像我以前就错了似的。在这些“阶级斗争论者”看来,“人口问题”就是“不存在”的。确实,在改革开放之初,正是“人口众多”取代了“阶级斗争”,成为了中国问题的“罪魁祸首”,这,也是他们不能接受,不能原谅的吧。现在,居然出了一个高某,既反对“阶级斗争论”,又反对“人口论”,岂不怪载!

所以,我就变得格外“不合逻辑”,哪一派都不合适了。

孔夫子说:“君子群而不党”,“和而不同”,是不是就该这样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1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