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布朗要的是什么?  

2010-05-28 09:32:00|  分类: 人口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朗要的是什么?

一段时间,我有不少外国朋友,其中也包括一个“学生”(从事国际金融业,现也也不知去了哪里)。记得我们有一次一起讨论布朗的“挑战”,互相谈及许多“道理”,最后他问,问题究竟应怎样看呢(大意)?我回答说,布朗(背后)毕竟是有他的“国家利益”的,这就是美国的粮食出口。他不觉击节叫好。

前些时讨论所谓“粮食安全”问题时,有不少批评者都说:外国人不进口,“卡我们的脖子”怎么办?其实这差不多都是“昏话”,更是不知今日国际大势。也许,还不及何亚福所说外国人是怕黄祸,虽属诛心之论,不好上场面的(总不能面对面谈判时冒出这么一句吧)。

以下的话,算是写给改修“国际关系”的弟子:国际问题通常比较复杂,在所谓“外交场合,不能人什么就什么,夸你几句就顺杆爬了。更不能以别人议论,作为自己行事的标杆,非反其道而行之不可。

夜读吕思勉(《先秦学术概论》),他写道:孟子曰:“我知言。”何谓知言?曰:“詖辞,知其所蔽;淫辞,知其所陷;邪辞,知其所离;遁辞,知其所穷”。这恐怕也属于孔门一科吧。

老实说,中国知识分子最“不懂”的就是政治,因为他没有经验。有,也是“文化大革命”看“大字报”得来的,一种“表态政治”的经验。那怎么可以运用到实际政治生活中呢?

把这种经验,移用到国际领域,问题怕就更严重了。跨专业领域,要从头开始学起。不要说一个学生,所谓“专家”都可能说“外行话”,不管他在自己的专业里有多么了不起。他可是面临了一个新的领域,“自以为是”的恰可能是中小学那点“常识”。

回头再说布朗对中国的影响,这还不可小觑。至少,他改变了一些“大人物”的“表态”(不说是“政策”吧),他们原来都是“粮食紧张论者”,现在不“紧张”了(学理如何并不清楚);随后,也使中国人口的增长率在统计中“原地踏步”,以便无限拖延“16亿”到来时的尴尬。

布朗的想法有没有被“破碎”的呢?有,但未必是何亚福说的那些,而是中国农民的行为,因为今日中国已有16亿人口(这是布朗的“临界点”,203016亿人),但中国粮食却没有出现大量进口。

  评论这张
 
阅读(9730)|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