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答“愤怒出良心”  

2010-03-18 14:3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答“愤怒出良心”

对于我的博文“诉苦材料还是调查报告”,有读者“怒出良心批评说:

地主是中国旧制度的一个社会支柱,这才是要消灭他的原因。

好一个“消灭他”,为此网友“古北”回复说(这不是针对某一个人的):

就冲这句话,定一个“群体灭绝罪”,半点都不冤枉。

而且,这种反传统态度,也属于一种预置性错误。

强似“不负责任”的“aa,“愤怒出良心还算有名有姓,他答复说:

1840-1949年给了中国统治阶级110年的时间,你看他们都干成了什么,除了民不聊生就是败家!这样一个无能的阶级被历史淘汰被人民打倒只能说是历史的必然

古北

历史的必然,就值得崇拜吗?

那岂不成了成王败寇论?专门找势大的投靠

愤怒出良心

人民为王有什么不好,难道老百姓生来就是给权贵们欺负的,谁想否定中国革命谁就是混蛋

古北

什么时候人民为王了?谁是权贵?好好睁开眼看看吧!

不会讲理说话,于是只有一招骂人了吧!

几天前,我在一篇名为“法国人与中国学术”的博文里(参见我的新浪博客:blog.sina.com.cn/gaowangling),提及白开水口号这一个词儿,现在读“愤怒出良心的文字,可以说差不多都是白开水口号,貌似理直气壮,其实淡而无味,内容贫乏。不客气的说,如果这些白开水口号能够救中国、解决中国问题,那就不需要改革开放,也就不需要说什么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了。

读了这些东西,真替一些人悲哀。

也再一次感到,近百年的中国史里的很多东西,不是“屁股决定大脑”,也是“意识形态”的产物,是产生于调查研究之先的(正如我在许多研究中所发现的)。

时至今日,哪能再容许那些“欺世盗名”的东西、“白开水”一“白”到底?——这正是为了中国学术,也是为了中国革命,为了中国新的一代。

所以这百年的中国史就不能不重写。

具体说吧,如果说谁是中国旧制度的社会支柱,就要消灭他,那么该消灭的就不仅仅是地主、资本家、旧知识分子,也还应该包括自私落后小农,有地位有收入而不革命的工人。如此一来,就不仅是什么群体灭绝罪了(想想那该是怎样一个罪名吧)。

所有的个人,都变成了空洞的名词,而只有工具性的价值。如果这样,那还叫什么“革命”,什么“社会主义”?

在事实上,近百年来(至少从“新文化运动”以来),在“现代化”的名义下,彻底的“反传统”,究竟为我们带来了什么?与之相反,改革开放以来的所有成就,岂不都是建立在传统的“复归”之上?

20年前(1987年),我在美国曾得到福特基金会的赞助,写过一篇短文:“中国农村改革的历史依托”,其中谈到:

中国传统经济制度中的许多特点,如农业的家庭经营,土地的私有及租佃制度,农民选择生产项目和行业的较多自由,遍布各地的市集系统和市场制度,以及商品性的生产经营等等,如果与欧洲农业文明的相应制度对比,则无不显现出其经济有效和巨大的优越性。但长期以来,这些因素多被视为“封建”、“落后”甚至“反动”的东西而遭致全盘的否定。然而它们与“现代化”之间真是截然对立、毫不相容的么?如果我们把中国的实际的而不是虚设的历史贯通起来,并把观察的尺度放得足够长远,那么就不难发现这些制度的现代意义。例如,纵观当代中国改革的历史,便可看到,正是这些“传统因素”的复兴和发扬,支撑了今日的农村改革;即使是一人一份的包产到户,也可以说是回到了历史上的“均田制”“井田制”……

不要人云亦云,各位,还是自己多想想吧。

  评论这张
 
阅读(178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