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制度未必是第一位的  

2010-12-31 14:38:55|  分类: 天花板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制度未必是第一位的

我在“天花板系列”里力争不已的“民主”、“独裁”,都属于“制度”。可我忽然想到,在这点上,我们可能都错啦,制度未必是第一位的。如果不“修身”,——“修身”是儒家典籍《大学》上的提法,——光靠制度是不行的,什么好的制度恐怕也是建设不起来的。

钱穆先生曾说,儒家修齐治平的理想,必先能在各个人身上实现,始可在大群人身上实现,否则哪里可能(《国史新论》124)。这是一点不错的,今日我们更有痛切的感受。

钱穆先生又说,中国传统政治是有缺点的,其本质上的缺点之一,就是重法过于重人,重职过于重权,重安定过于重动进,重限制过于重放任。此在一大一统政府之庞大机构,来适应农业国家上,常易陷于此等病害而不自觉悟。

晚清末期,中国要效法西方创行选举代议制,应该改变传统演变下的内在流弊,看重活的人超过于看重死的法,随时好让多数的意见来更改向来规定的法制,让人心在法外多留活动之余地。而中国近代政治积弊,则仍在纸面文字上用力,一切要求制度化,认为制度可以移植,不必从活的人事上栽根。又认为制度可以用来束缚限制人。不知一切政治上的变化,正是活的人要求从死的制度中解放。这一根本精神差了,于是从西方所抄袭的,只得仍成为一种敷衍文饰虚伪与腐化,始终没有把社会人心要求变化的内在活力,引上正路。这一现象众所周见,而其病根所在,则始终无人指出(《国史新论》9798

余生也晚,年轻时与所谓“发展组”有不少关联(高兴的话,也可能写写这《前后水浒》故事:上梁山一段、受招安一段、后水浒一段,一般人只知道中间一段而已)。但今日做一“自我批评”,就是俺们当初,只重制度(或曰政策),而未及其他。甚至走上了“(唯)科学主义”的道路,而不自知。傲岸自高,以为天下的理儿,都已看透。没看见的,都不存在。所作所为,像似了历史上的“王安石变法”。直到今天,同列之中,还有很多人没有悔悟。

钱穆先生曾说:热心政治未必是中国知识界之堕落与羞耻。但必先了解到一种附有宗教意味的关切大群体的热忱,才可了解中国先秦学者之内在动向。由此来个一百八十度的拐弯,由治国、平天下转到正心、诚意、修身,仍不是个人主义(《国史新论》135。在我个人身上,就发生过这一转变。写在这里,供大家批评。

暂定为“天花板系列”最末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3298)|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