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谁家没有块天花板,中  

2010-11-28 10:31:27|  分类: 天花板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家没有块天花板,中

87:“民众代表”必须充当选民的“受托人”。既要实现他的选民的意愿,也要代理整个共同体的最佳利益。这里最大的困难集中于这样的命题,即“人民”对每一个问题持有明确而合理的主张,他能挑选保证其意见得以贯彻的“代表”来实现这个主张。就这点来说,民主的一般定义会让我们“自欺欺人”。

佚史氏曰:这也正是“传统政治”与“民主制度”的最大区别之一。但“民众”了解自己的真实利益所在吗?他们怎样反映自己的意愿?利用“代表”,靠得住吗?这里每一点,恐怕都是大的问题,都有他的“天花板”。

88民主理论的明智开端是区分人们能做的事和他们不能做的事。对民主运动可能造成的最大伤害是把人民当做神秘的万能的上帝,而没有注意到那些多数人无法靠纯粹的数量来做的事。

佚史氏曰:这些都是为中国传统政治所怀疑的,大家可以想一想,这种质疑没有道理呢? 能否因此就反而说它“专制”呢?

88:大众的意志该如何确定呢?简单的回答就是由“多数人”决定。这是古希腊民主社会使用过的程序。更为现代的概念是多数人决定,同时尊重少数人的权利。否则,就可能变成“多数暴政”,它是行政暴政的先兆。

佚史氏曰:依靠“多数”就可以治国?从传统政治理念来看,这就是莫大的讽刺了。问题并不仅仅在如何对待少数。如果像网上所说,民主就意味着一种尽可能不相信领导人的文化,那它是不是就已经“偏”了,还合乎中国古来的“中庸之道”吗?在他脑袋上是不是也顶着块“天花板”?

勒庞,页159:一大群人要比一小撮人更有可能做出明智而独立的决定,这种观念从心理学上说是错误的,却得到普遍的赞同。意见的简单化是议会中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在所有党派中,无一例外地存在一种倾向,即根据适用于一切情况的最简单的抽象原则和普遍规律来解决最复杂的社会问题。他们用教条化逻辑对待事物,而不关心事实如何。

88:人民必须有权反对他们认为是错误的和不合理的政府命令。梭罗宣称:“所有人都承认革命的权利,也就是说政府的暴政或无能大到令人无法忍受的时候,公民有权拒绝服从,有权起来反抗。”

佚史氏曰:看来,“民主”并不是万能的,当“改选”都无效的时候,还得依赖“革命”——这可是中国的儒家几千年以前的主张啊!二者岂不是“殊途同归”了?

89:聪明的领导人认识到他们不应太超前于民意,也不能太落后。

佚史氏曰:如何听取“民意”,这也是传统政治中的一大问题。看来,大家面对的许多问题都是近似的。

90:即使民主的标准都达到了——政治权力的分配也不会是平均的;少数人拥有大量权力,而多数人则几乎没有。正常而不可避免的是:实际的决定是由精英做出的,而普通公民即老百姓通常只是附和这些决定。

佚史氏曰:如果我们把中国传统政治称为“一人做主”,那么,民主政治则是“一部分人做主”,或者干脆说是“少数人做主”,从逻辑上说,它不一定比“一人做主”好吧?跟它比较接近的,是不是只有“贵族统治”了呢?

90:有人认为,不管民主的意图怎样,最终都是由少数精英来运作,可以称之为“寡头统治铁律”。另有人断言:参与式民主在大规模的现代社会是不太可能实现的,政府太大而且问题太复杂。

佚史氏曰:如果说到“寡头”,按照亚里士多德的分类,那也不是什么好名词吧!

134:即便是在美国,也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积极参与政治。那为什么要把美国作为“公民文化”的典范呢?一个关键就是,要使民主正常运作,政治参与应该是“间歇的和潜在的”,像一条“睡着的狗”。民主的政治文化并不总是需要高投票率,它需要的是一种态度,一旦被唤醒,人们就会参与。

佚史氏曰:就拿我研究过的乾隆皇帝来说吧,他也要了解老百姓的要求的,但是其方法,却不是所谓“民主”的,“代议”的,而是另有一套,——美国的典范“民主”,与所谓“封建皇帝”的态度到底区别在哪里?

152:“民意”对于民主是重要的。与“选举”表明选民的整体态度不同,民意是公众对特定问题的反映。民意的存在并不意味着公众会有强烈、清晰或统一的信念,这种一致性非常少见。而且它能够快速地改变。有时,民意还显示出明显的漠视。许多人对政治话题是陌生的。因此,“数量并不意味着正确”。现代的政治领导人过于关心民意了,如果你总是小心翼翼地亦步亦趋,那还怎么领导这个国家?

佚史氏曰: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吧,乾隆皇帝特别的坚持自己那一套。相形之下,二者之间,不一定哪个比另一个更好,是不是呢?

160:在许多领域,不确定性和变化的因素非常明显,以至于我们“不能相信民意调查的结果”。

佚史氏曰:这里面有许多“技术”的因素。还是举乾隆皇帝的例子吧,有一次他想了解一个水利工程应否上马的问题——治河治水是他最需要和尊重“技术官僚”的地方了,以至于他最终成为一个头号的“技术专家”——结果,两造就分别在途中埋伏好了,造一个甚或几个陷阱等着他。那还有不上当的?这,成了一个教训。

169:普通民众的冷漠和不统一,使得意见强烈的少数经常凌驾于冷漠的大多数之上。结果,所谓“民意”只是一个小团体的观点。是应把它排除在外,还是加重其分量?哪一个是更为民主的做法?大部分人都倾向于认为,“民主是大多数人的民主”,即使他们的意见是不统一的。但,是不是应该简单地“数人头”呢?

佚史氏曰:如果“民主”不是“听大家的”,那还算是什么“民主”?“选”一个“皇帝”,让他来执政,可不可以?如果这不能称为“天花板”,那应该叫做什么“板”呢?

  评论这张
 
阅读(7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