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再谈“半夜鸡叫”  

2010-01-05 10:09:02|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新经济》上关于“半夜鸡叫”的文字在“网易”的博客发表后,引起了“轩然大波”,这在以前是没见过的——过去在“新浪”通常只有二三十个读者,大多都是同学和朋友,现在一下子达到一千多个,也有许多批评,包括一些不分“青红皂白”者。

看来有许多问题值得进一步探讨。

首先,高玉宝的《半夜鸡叫》本是为“阶级斗争”服务的,但所谓“阶级斗争”是否存在于前工业社会,现在已引起学术界的质疑,更不用说什么“阶级斗争为纲”、“阶级斗争是一切历史的发展动力”了。

其二,即使相信“阶级斗争”理论,但斗争的目标选择哪一个阶级?应该是“地主阶级”么?友人秦晖就认为,“封建社会”的主要矛盾,是所谓“封建统治阶级”,是“官府”。就好像现下“劳动合同法”针对着乡村的小工商业主,而放过了大的垄断集团一样。把矛头对准那些小地主——在清代他们大多是无权无势的土老财——那不是捡软柿子捏吗?

有人说,《半夜鸡叫》是小说,不用计较的。我说不然,它并不是一本普通的小说,而是一段“口述历史”,是所谓“回忆”,真实的故事。小说可以随便写,口述史就不应该了(说地主里难道就没有一个坏的,更是昏话)。为此,还有人说高玉宝是一个好人,什么“好人”?不贪污的官员就是好人,对不对?如此丑化地主,害人骗人,岂不“罪孽深重”?

我的文章本名叫《“半夜鸡叫”的误读》,主旨是《半夜鸡叫》里的两个自相矛盾之处,会引起人们的“误读”,而不是那些“枝节问题”。一,让农民半夜里干活(无论做什么活计),农民是要怠工、要睡觉的呀,小说里不也这么写着吗?二,半夜里把农民骗起来,农民就那么容易受骗?结果,不是“周扒皮”挨了一顿揍?在我的“反行为”理论目前,这等伎俩实际上都是行不通的。

一般人的“误读”即在于此。也可以说,此书流传愈久,传达的信息就愈混乱。

至于那些针对鄙人的“污言秽语”,以及“发癔症”的文字,我可能就删除了,以“净化空气”。有人说“高老师不删帖”,那要看情况,不一定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80)|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