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为什么挺身而出  

2010-01-18 11:33:40|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批评者批评我说:“学问高不如人品高,老百姓不都是文盲。替剥削阶级翻案是为虎作伥,谁也不能世世都骑在别人头上。

我还要谢谢他说我“学问高”,其实“学品”和“人品”二者应该是合一的。孔夫子曰:吾道一以贯之。如果发现了一些事实真相,岂能因为不合某些人的意(不管他有多大来头,又有多少人拥护),就“曲学阿世”、“自欺欺人”?那还叫什么“一贯”呢?

这一次的帽子是“替剥削阶级翻案”,中国古代有无“阶级”尚可商榷,姑可不论;什么是“剥削”?“收租”就是剥削?还是“取息”就是剥削?现在哪个不收、不取?有这样的合理的经济秩序吗?只怕批评者于此是陷于“无名”,而不自知了。

再说,天下就能没有“穷人”、“富人”了(佛家首先不能承认这点)?能让每一个工薪阶层都买得起房子(美国即因此惹来金融风暴)?这,不是“蛊惑人心”吗(在我研究的乾隆皇帝看来)。

吾祖籍平西,祖父为前清同治间人,二十余岁,尚为雇农。我插队农村前任支书,每天给地主挑二担水,即算交租,临了还得到一双鞋。那些地主无权无势,跟官府没有一点关系,不过是乡间的一土老财而已。这些事实,都与教科书所说相去甚远。

我本是没有什么名气之人,但自十几岁插队,及八十年代行走江湖以来,所作所为,却是众目所睹,杜老及麾下诸公皆可作证。庶几乎,可以称为“农民党”了,从来没有站在“权势者”一边过。

这次研究“租佃关系”(这是经济史学界的一个“老大难”问题,多年几无进展),本是从“农民反抗”入手(刚刚研究了农民“反行为”),“不期然而然”,得出若干并非“想当然”的结论。非身处其中,哪里知道其间我是多么的孤单和苦闷?!所以我曾“责问”诸位师长当初为何没给我一句点拨或暗示?也惊喜于今天在一些批评之外,也能得到不少赞同之声(实际上可能还是后者居多,也许正像有人所说,“世道”是有变化了)。

最后我想说的是,现在一些读者,中“阶级斗争理论”之毒太深,“深入骨髓”,而不自知。历史上的中国,问题固然不少,但哪里是什么“阶级社会”呢?

还有许多读者,满心里对今天的愤慨,但却错误的“移情”古代,把过去与今天等同看待。其实,过去的社会不同于今天的社会,过去的“恶人”也不同于今天的“恶人”。有人喜欢“以古讽今”,这我们在批评《河殇》时已说过了,也就不必重复。

“阶级斗争理论”的问题还有,它与“和谐社会说”对立,与“热爱祖国”相悖,盖传统已被抹黑,还怎能爱得起来?

    总之,所谓“地主—农民关系”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问题,因此高某不得不“冒天下之大不韪”,挺身而出,就是“招骂”,也在所不辞了。
  评论这张
 
阅读(4899)|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