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批评与反批评(重发)  

2010-01-14 10:17:54|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某最近又受到批评了。这是一件好事。有批评,也可以反批评。

小孩打架,常常见到一方说要“告家长”、“告老师”。现在老也老了,没想到还有人来这事儿。

我可是哪怕只一个人,也要站起来说:咱不怕批评。不在乎威胁,也不“仗势”去对付什么人。

既不怕批评,也不怕戴高帽,什么给“地主阶级翻案”之类,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好了。

没有批评或很少批评,我看也不是因为“不争论”,或别的什么,而是因为没占住理儿。

现在“邋遢道人”再次批评我说:

按照高王凌先生在《租佃关系新论——地主、农民和地租》一书的分析,虽然正租是50%(中国自清代以来标准地租——高按:这不是我的提法),但是由于农民可以在田间地头种一些粮食,使实际地租率只有40%。同时由于佃户经常抗阻欠租,地主实际收到租子下降到30%

不能说高王凌先生找不到支持他说法的实际资料,但这些资料肯定不是大面积调查和统计得来的,只能是一些个别例子。依据这些例子得出实际地租只有40%甚至30%并不具有说服力。因为依据这些数据会推演出不可能出现的结果。

定佃户能在田间地头种点粮食使地租率降低到40%,那么农民在“地头”收获的粮食就必须达到所租耕地产量的25%125×40%=50。出租地往往是耕种多年的熟地,这些土地实现的产量在田间地头实现,起码需要大出三分之一面积。因此,这个“地头”面积起码要是租用耕地的33%25%×1.33=33%。耕地条件千差万别,很多耕地在大田之中,根本没有什么“地头”。因此,从全国出租土地中再多“找出”三分之一的耕地是不可能的。还有一点,假如佃户真能在所租土地中“找出”33%的耕地并形成耕地,地主会逐步把这些所谓“地头”算到正田里出租,这起码使佃户利用地头的机会越来越小。因此,高王凌先生的分析不可信。

下一个“结论”,无论多么牵强附会,就是这些“大批判者”最喜欢的做法,好像这样就可以“定下来”了,也可以拉出去“斩立决”了。

原来我们说过,这些批评者使用的方法,是一种“意识形态”式的(参见“不管事实只问逻辑”),只讲“逻辑”,见不得“事实”。现在看来,有了“进步”:高先生你有资料,但不够大,不“完全”,——也不知道,天下有这样“完全”的史料和“完全”的历史?

其实,这些问题在小书《租佃关系新论》里都提到过:

过去计算地租,并不是计算所有产品,而多仅计“主产品”或“正产品”的,例如江南等地小麦并不计租:林则徐在一篇叙中写道:“吴俗以麦予佃农,而稻归于业田之家,故佃农乐种麦,不乐早稻”。乾隆《岳州府志》也说:“广种杂粮,可当再熟。谷之利归富,杂粮之利在贫”。这些“小春作物”——它们可都是“大面积”种植——都是不计地租的。

除此之外,在湖南等地,我发现只有田(水田)才计租,其他如土(旱地)、山(山林)、塘(水塘)等等,都是附在“田”上,并不计租的,而且往往连面积都没有计数。这种事情,西起四川,东至浙江,都有史料的记载。

所以我总怀疑那位批评者没下过乡,又不肯读书。

再说所谓地头,就觉得他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古人之腹”,揣摩地主会如何如何

所以每每读了这些人的文字,心里很不舒服。原因之一,恐怕就是为这种“阴暗心理”感染吧。

其实,过去无论政府还是私人田主,从来没有几个曾统计过农田产量,这是和现代社会完全不一样的。我就是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那么恨“地主”,他亲身见过一个真的“地主”吗?

那位批评者又说:

高王凌的说法还有一个难以逾越的障碍,就是国民党政府于1930630公布的《土地法》规定“地租不得超过耕地正产物收获总额375‰的减租减息政策。如果当时实际地租只有30%国民政府明文颁布的政策也就太离谱。国民党政府再腐败,总是还有很多农村调查机构,国民党官吏中很多都是地主出身,完全不熟悉农村情况的可能性很小。难道当时的人的调查一点不足信,非要70年后的子孙们根据只言片语的“研究成果”作为史料吗?

这些问题在小书里也都有所交代(还有所谓“大地主”剥削是否更严重的问题;至于地主土地只有40%一事,参见“地主占有土地的数据问题”)。对《土地法》的规定,希望还是联系上下文来读,不要断章取义才好。再说,政府也不是不可能犯错误的,用不着特别“崇拜”。当时是不是还有“明白人”呢?当然有,这就是所谓“地政学派”的那些学者,他们就曾提出当时地租率只有40%左右(不考虑实收率),也不赞成按“亩产量”来计算地租。可见,有不同意见的并非只是“70年后的子孙们”。

    孔夫子是“有来学,无往教”,我也管不了别人“子孙”的教育问题,但做为一名教师,我还是有一句奉劝:好好读一读书吧(至少是挨批的小书)。孔子不是说过吗,“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还请三思。
  评论这张
 
阅读(7595)|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