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聪明/用功/其他(答网友)  

2009-11-19 15:42: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聪明/用功/其他

  若说聪明,我的大多数同仁都不会以之自诩,也不会向同学鼓吹。他们大多会反复强调:用功、用功,读史料、读史料,……而自己也是那样做的。慢慢我才发现,治史不是光靠这些。

我也曾很用功,数十年如一日虽不敢说,契而不舍的劲头是有的。积少可以成多,至少,我在这个专业里已有三十六年了(这倒是许多同龄人所不及的)。当年我在图书馆里的表现,山西大学的同学一定还会记得(二十年后,政治系的一个不相识的同学就“认出”了我)。

我从不以为自己聪明。原因之一,可能就是从小见过的聪明人太多了。不止是成绩好啊,方方面面随时都可表现。后来朋友中一些比较有名的,如李零、国青、其仁,都是智商很高。比较起来,我只是“中才”罢了。

但我也有一些长处,比如“个人经历”,并且把这种“体悟”与研究工作结合起来。不过,前者是命运的安排(如“插队”等等),“与生俱来”的,后者,也算不上是聪明不聪明(但它与我特别重视的“提问”有关)。

还有就是“直觉”,也不一定是聪明。比如“反行为”,一开始就是一个直觉,后来才有了验证,有了故事,成为一个发现,一个理论。近年以来,这种“直觉”、“感知”就更多了。

   我当初选择历史学系,并不是想混碗饭吃,当个“考据学”教授,而是有着“义理”上的目标,是要回答一些问题的(宋江当知;亦是我未上梁山的原因之一)。这是“立志”的不同,也勉强不来(所以我的方法课一开头就讲“立志”,以及“大人儒小人儒”)。 

我也曾是一个“史料学派”(参见最早的论文目录)。但我发现,上述这些可以明确定义、验而有征的,却是研究中(至少在我),特别重要,甚至起到莫大作用的。

尽管,这些是很难“学”的(世明即曾对他的弟子说,高老师的东西怎么学哇),却也不能像一派宗师白自在老先生那样服食异物,却对同门隐瞒,弄得大家不知所以。

   “行走江湖时,常有人夸我敏锐发人所未言,我觉得,这未必是聪明,史学不靠聪明,却靠史料以外的许多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