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提问最重要  

2009-09-30 10:16: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问最重要

在我看来,立意—选题—提问,才是最重要的(方法只居其次)(钱穆:做学问不先问大路,只要问方法,即是郑樵《通志》所谓学术之苟且”;刘子健:方法在先问题在后,并非正道,应该是问题先于方法;费舍尔:有两个程序构成了现代科学工作的基础:即提出问题和形成假设。问题成为史学的核心,成为具有组织功能的因素;贝林:提出和界定“恰当的问题”的方法,就是现代史学的根本方法;方法,是研究中独立性最小的成分;脑子里如果没有问题,即使材料明明摆在你面前,也看不见) 

题目要“有思想”、“有新意”、“有时代感”;提倡“着重研究那些在今天仍然是活生生的有意义的历史问题”(柯林武德:“提问题活动”之重要;每一步都取决于“提问题”的能力;针对那些“假、大、空”的伪问题,要提问你看不出有回答指望的问题,乃是科学上的大罪;研究的开始是提问,问题应有合理的预期,能够作出回答) 

历史学是什么?(余英时,文化研究并不是一门实验科学,因此不是要寻找其中的规律,主要是追问它所表现的意义,乃是一种解释性的学问,是“疏通”) 历史学的功用(史以载道;钱穆,中国整部历史正是蕲向于善;唐虞以来之中国,是即一道体;所谓历史哲学,即在认识此道体 什么是史学所独有的方法?(在规律、假设、分析等科学技术之外?余英时,就是从整体的观点来研究人类的过去——这就使他在目的和方法两方面都和社会科学家分道扬镳了,——以照明我们今天的历史处境(和获知“我们是谁”);“不可迷信方法”,纠正“过分趋新”的风气;章学诚:“宇宙名物,有切己者虽锱铢不移,不切己者虽泰山不顾”)

关于“理论”的讨论:有一些属于“社会科学”的学科,如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是“理论”领先的,我们“人文学科”则不见得。李零曾说:“理论只是敲门砖”,就这一意义来说,我们历史学并不是为了追寻这样的“理论”的。严耕望:“社会科学理论只是历史研究的辅助工具,不能以运用理论为主导方法”:史学研究是要运用归纳法求得新结论。演绎法只可用作辅助方法,不能滥用为基本方法。运用理论模式有时诚然可以有助于问题的解决,还因为它是西方史学的新动向,青年人恃为法宝,以此自矜;以及工作上要简单容易得多。传统治史方法是要空荡荡的毫无一点预先构想,完全凭些散沙般毫无定向的零碎材料,自己搭起一个架子,自成一格体系。

如果说我们史学也有我们的理论,那就是一些“实打实”的解释,如人口理论、地区理论、佃农理论等;那才是我们应该追寻的目标,跟社会科学那种“先导性”的理论不同。钱穆:治史者先横亘一理论于胸中,其弊至于认空论为实事,而转轻实事为虚文;蒙森:史学与其他学科不同,它不依靠什么理论,而依靠直觉;在收集史料的第一阶段依靠实证主义,在解释和表达的阶段,直觉和个性起主要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