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多重视角下的土地改革运动,五  

2009-08-26 17:15: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人在土改中也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据档案记载,虽然领导上多次提出:打人要少,不要乱打乱拖。但很难为干部接受,亦未贯彻。干部中左倾情绪甚为浓厚,认为吊、打、拖、烙是斗争地主,进行“挖浮”(浮财)的唯一手段。结果,在赤峰,每斗必打,以打或毒打为佳:

吊人很普遍,甚至还有什么冻、烫、烙、拖的现象,成了一种“风气”、“规矩”,“有斗必打”,不打总觉斗争没劲。

拖人的时候,把其他地主富农都押到外面看着。结果这些人嚇得丢了魂一样。有的当场就说我可坦白啊。[9]

体罚并不是出于本地农民的意愿。因为“本营子拉不下脸来”,常常需要外村积极分子来参予斗争。乾村村民们相处比较融洽,他们对被斗户暗中保护,或虚张声势,蒙蔽外来干部。戴玉坤逃跑后,他的老婆被拖,“那时这营子老百姓都出来。有一些老头老婆就拽着,没拖。赶斗争戴玉宗(早先抓的三人之一),在高粱地,顺着垄沟拖,穿着棉裤棉袄,也没真拖。赶打了,弄个毡子搁炕上,啪啪地打毡子。‘哎吆,哎吆’,实际没打人。”土改积极分子王瑞华说:

烙(富农)戴玉祥老婆(顶数她烫的厉害,被“烙个腰带”),打(贫农)徐俭家的(“扒了光腚打”),在跟前我全掉了泪了。那是真打吗,那是假打,那个傅区长(延安干部)在外边啦,背着手听着。弄着可似打呢,实际他打着凳子呢。[10]

当然,也有“真打真吊”的,烙,也死过人。当地群众反映说:八路军来了比满洲国杀的多(虽然竟杀的坏人,好人没杀一个);对地富,赤西大部地区一律扫地出门[11] 据了解,当年在一些地方(如太行老区)差不多把地主都杀光了。[12] 据估计,土改过程中约有300500万人丧生,他们大多数是中小规模的地主,大多数是被活活打死。[13]

这些做法的目的之一是起一种“震慑”作用,[14] 似乎非如此就不能破除各种旧有的合法性观念。它突显出,这场运动的一切(无论是开会、诉苦),都并非单凭“说理”,而是以武力和暴力恐怖为后盾。[15]

           *                             *                             *

革命的对象,原本是一个“制度”,现在却变成一批个人;原来是“土豪劣绅”、“大地主”,也演变为村村非有不可的“土老财”;而且先验地确定一个高比例(10%)、数达三千六百万的人口为“敌”(当时全国人口估计为三亿六千万),也为中国传统所无。它终于越过了一般地主,而指向了一个社会层。

过去接触过一些太行区的老干部,讲起始终不明白当地土改时,为何要把几个小学教员从城里叫回来,一律打死?后来才了解到,在“恶霸”之外,还有所谓“善霸”、“不霸”,如南方新区的一些小学校长、医生等。《苦菜花》的“原型”冯柬芝就有几分近似于一个“善霸”,所以被枪毙了:

“那个时候,不留那个大头头!那阵很好样的,不留。唉,穷人都救济,过年都给钱。啊,我那阵还使他五块钱,噢,满街满疃都救济。(他的死)满疃的人都不割舍,谁割舍?”[16]

乾村的徐恩因“说破坏话”被抓起来。民兵队长王凤仪说:

“我抓他,只为他为这么一句话,哎,‘操他妈的,你看那几个种,借着共产党的事你看胀巴的’,这样的人你不抓他,不行。就得抓他,打打他的威风,要不他给你起破坏作用,他一句话,你两天工作都做不过来。”[17]

看着挺傲、挺威风的徐恩,虽“家里没多少东西”,却被定为富农。他也许还不够称“霸”,但所有的“霸”,大约都是加上一个“地富”的名义给镇压的,有没有地、有多少地,都不重要。因为他们说话有影响力,具有一定的威望,正是一地文化传统的代表。如果说前此运动还借助了某些原有观念,至此就无须任何假借了。这终于使它达到了彻底反传统的地步。

            *                             *                             *

过去人们想当然的以为,土改必使农村中大多数人受益,和得到大多数人拥护。现在看来,这一所谓“多数”和“少数”可能就会颠倒过来,或须抛弃这一概念,也未可知。

通过运动,终使土地改革成为触动每个当事人身心的大革命。从某种角度来看,农民也都接受了党的说法,成了“共谋者”,不管主动被动,或受到打击与否。如戴玉坤一开始“的确也抵触”,后来再一寻思,这是一个“新社会”了,要讲完全不同的另一个理儿,所以“听之任之”,(对退赔多少)也都不再计较。[18] 其实,所谓“合法性”,其背后不过是个“理”字,“怕”的背后,也有一个“理”在。戴玉坤、戴玉堂也多次说到有两个“理”,不过是站在那种立场来看罢了。

结果,党达到了对农村社会的最大掌控。它,难道不是土地改革的最大收获?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