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所谓制度问题,之六  

2009-07-16 10:1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制度问题

在当代中国史研究中,有一些同仁特别关注所谓“制度问题”,从维也纳到墨尔本,好几次国际会议上都可以见到这种情况。

不错,一个社会总是建立在若干制度上的,为一项制度说几句“公允”话,也可谓四平八稳,没什么错;但所谓“制度学派”的原型,本身却是充满了“批判精神”,很有“战斗力”的呢!

这样,无意间就成了历史的庸俗的辩护者。历史写作,应态度鲜明,宁“主观”而不“客观”,持一家之言,不追求立于不败之地的平庸。话说的太周全,也就失去了其价值。

另一方面,制度是“死”的,人可是“活”的,看到制度之外,历史才能活起来,才能应对实际生活的复杂多变。比方说,“大饥荒”是建立在统购统销(以及集体化)制度的基础上的,但“大跃进”的所作所为,5859年的“高征购”,却另有来路,或说有新因素的加入,恐怕不是“统购统销”四个字就能涵盖的吧。

一位学者称这些制度,“不是”(大饥荒的)“必要条件”,提议寻找历史的“直接原因”(文贯中),如此看来,也是很有针对性的。

昔人云:革命是一大整块。为此不能没有整体性认识,不能“零敲碎打”。从历史学的角度来说,我们要整合“全部”因素,这与经济学只求“单一因素”(而且以排除其他因素为能),是不一样的;历史学就是历史学,不能是“不三不四”的东西,对此应有清醒的认识。(之六)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