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学派”,之一  

2009-07-03 16:59: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学派”

我开始治当代史,已有近二十年时间(虽然没有放弃清史)。最近十年,在大学连续开设有关农村三十年的课程,参加若干国际交流和学术会议——香港中文大学、浸会大学、北京大学、奥地利维也纳大学(二次)、上海交通大学、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清华大学,等等,——也用中文、英文及意大利文发表了一些文字,但我们还是很“孤”,也常常不能为人理解。也许它恰是正常的吧,就此我打算花一点时间,把自己的这个小小的“学派”(姑妄言之),及有关的若干问题予以梳理。

首先,是我们的“定位”。当代史研究,无疑充满了“政治色彩”。不是说这样的著述就不需要,其中有些也很优秀,但与“学术性研究”好像是被分割开来,“各谈各的”。到处走一走就不难发现,在“纯学术界”,四下里都充斥着各种“陈词滥调”、“老生常谈”,好像大家都被“洗脑”了;在这件事上,也不知道众人怎么那么“盲从”和那么“易骗”。

针对这些问题,作出“学术上”的解答;而且,大体说来,采取一种“历史学”的立场(在西方,五十年代原属于政治学的范围,最近才进入历史学的视野;而前者重在“理论”,不在“细节”,也与史学有很大区分),这,就是我们的一个“定位”。

在历史学界,还存在一种现象,就是想当“哲学家”“思想家”,于是“历史”被当作了“从属”的“二流”的学问,这也是一种误解,而且是很大的误解。中国已有伟大的思想家,我们只要“甘心”作一名“历史学者”,真正认同这一学科,热爱这一学科,不“妄自菲薄”,也就是了(这也是我在课上对学习历史的同学,多次重复的话)。

也可以说,我们不打算作“第一性”的研究(按照西方说法,做最后审判的是“上帝”),宁可埋头苦干,从事“低一层”的工作,作“实打实”的学问,回答历史上那些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或者说,要“讲故事”,“放电影”,这,就是我们的目标之一。

但是,我们并不一定只展现“某个小场景的真实”和“个体的某个经验”,而“不管大叙事”的,如同我们在土地改革、大跃进研究中所作的那样,我们不但颠覆了“宏观叙事”,而且深化了有关的“理论”。

同时,这也表示,对某些“理论”,我们是“不屑一顾”的(如最近一部关于大饥荒的著作就把问题归之于当局的“专制”,等于什么也没有说);我们有我们的问题,而且要把它说到点子上。

   我们希望通过那些“第二层”的研究,通过那些“事实”,而非“文献”,发掘出新的理论,这就是我们的打算。(之一,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