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与同学交心  

2008-10-11 16:2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同学交心

 

   通常我的博客只有不多的读者,每一篇多不过在几人到几十人之间。在我的“读经课”上,又刚刚读过《论语》,欣赏孔夫子那种“有就学,无往教”的精神。因此,我还是利用这一小的场合,在小范围内跟同学们交交心。

   最近学院接连开会,讨论校方交代的议题,其一就是关于教员考核制度的问题,大多数老师希望废除它(像某所一流大学那样),——我方才想到,如果早就这样,如果未曾“消灭研究所”(十年间人大取消了成打的研究所,或变成“空头”所,或改“所”为“系”),或保留住“研究员”制度(有研究所和研究员大概就不够“清晰化”,不便于“管卡压”),人大也就不会在我身上制造什么“十八年副教授”的全国纪录了。

   但这样,对我个人是否就更“好”了呢?又会有多少东西,要发生改变呢?何况,历史已经发生,无可更改(作为一个历史学者,不承认这点岂不可悲,就像我自己批评的“虚妄史观”一样)。所以,像孔夫子那样(“吾知之矣”),我也应“认命”,实行我的“年老改过”(钱穆语)。你们说,是不是呢?

   近年我已经很少在单位的会议上发言了。可那天,我在学院的会上批评了校政(大意是其病在“头足倒置”,教授在最底层,受“管制”,被“专政”);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其中的原因之一,也可能是因为它的走向已与我无关,而决不是谋取任何个人利益(即使现在取消了考核,我还是想讲课,和写一点东西的,直到退休那天)。

   听会议传达,学校还在痴迷于各种指标,特别是量化指标,如争夺得多少项目,发表过多少论著(特别是“核心期刊”),谋得了多少奖项;因此说我们比哪所大学先进(或落后)了;其实呢,我们与北大之间,学术水平的差距,远没有工资的差距为大(所以也有老师建议,我们不如干脆在内部制度上学习北大);

    ……

   同学们,我这样发表意见,不知对不对?在最近几年,我多次跟你们交心,和征求过你们的意见,包括是否退出职称评定这样的大问题,今天,我仍想听取你们的意见。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