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合同法  

2008-03-21 15:52: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老师关于“劳动合同法”的文字

《历史上中国怎样“和谐”》

发表在《中国新闻周刊》2008:8(2008.3.10)

欢迎大家批评,发表意见!

 

历史上中国怎样“和谐”

高王凌

 

   一个时期以来,“和谐社会”已成为大家高度关注的话题。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和谐社会”是与“阶级斗争论”相悖的,但后者却没有那么容易退出舞台。同时存在的还有若干论点,如“法律至上论”“制度万能论”等等,它们都奠立在一个“争”字之上,其实都是西方舶来品,能否导致“和谐社会”,就大可怀疑。

   如何导向“和谐社会”?历史上如果有这样一种社会,它是怎样形成的?对于一个历史学者,只能从历史(特别是中国历史)中寻找答案了。

   最近几年,有学者认为我写的《租佃关系新论——地主、农民和地租》一书全面否定了对“旧社会”的“旧认识”;也有学者以为,这是“为地主正了名”;还有人说:传统中国本来就是一个“和谐社会”,以往历史都被歪曲了。

   不过,在现实生活中问题还要复杂一些。在十八世纪,租佃关系曾经成为一个令人头痛的社会问题,而被提上议事日程。在那以前,政府多不干涉租佃关系一类问题,直到雍正五年,政府“定田主苛虐佃户及佃户欺慢田主之例”,始谓:“凡不法绅衿私置板棍擅责佃户者,乡绅照违制律议处,衿监吏员革去衣顶职衔,杖八十。如将佃户妇女占为婢妾者,绞监候。地方官失察徇纵,及该管上司不行揭发者,俱交部分别议处。”

   也就是说,今后凡遇到田主欺负佃户这类问题,官府就要出面受理。不过,仅有这一条法律规定,好像就是站在了佃户一边。在这样的场合,是更多的眷顾佃户,还是偏向业主一边?从传统政治的观点来看,官府无论站在哪一边,可以说都是不合政体的。所以定律时又加上了一段文字:“至有奸顽佃户拖欠租课、欺慢田主者,杖八十,所欠租课照数追给田主。”

   至于法律为什么不能只讲一边的话,那就需要我们深思了。

   再举一个例子,乾隆五年六月,河南巡抚雅尔图请定交租之例,以恤贫民:如被灾五分,则收成止五分,自应止收五分之租。被灾六分,则收四分之租。甚至被灾十分,租息自应全免。乾隆开始是批:“著照所请行。”但在御史陈其凝提出反对意见后,皇帝收回了成命。

   为什么对收租成数,法律不做硬性的具体规定?这也是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之一。进一步观察清代法律(如雍正五年条例),在处理租欠问题上,什么叫“完”,什么叫“欠”,交多少才算完,是不是非得交够十成,少交几成算不算完租?……对这些问题,法律本身并没有回答。事实上在民事纠纷中,相关的法律条文不过是参考之一,甚至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即使在存在相关条文的场合,也没有必要受法律文言的细枝末节所束缚,而更多的是根据情理,而不是依严格的条文规定来办事的。如果规定许多详尽具体的条条框框,那在清人看来,恐怕就是孟子所说的“罔民”,设圈套让人钻了。

   这就给我们提出一个“政府角色”的问题。在十八世纪,中国已面对一些现代问题(如人口大量持续的增加),和开始了一些现代努力(如加强政府),它管的事比以前要多的多了,这反而需要考虑:什么事应该归政府来管?什么事不归它管?管,又管到何等地步?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历史性难题。

   十八世纪,中国政府挺身而出干预租佃关系问题,可谓带有一定的现代性;同时,又考虑保持政府应有的适当角色,也可谓带有一定的现代精神。

   在实际生活中,一方面存在政府的一定干预,另一方面,中国民间社会则更多的依赖了自身的智慧,即主佃之间的各种罕为人知的“猫腻把戏”和私下行为,而达到了某种程度的“和谐”,其中若干情节,亦应细细体会。

   当然也有读者批评此项研究是有“立场问题”,其中当存在不少误解。其实此书的立意,是站在农民立场,并受当代农民“反行为”研究的启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次演讲中,与会学者也曾集中讨论过这一问题:即这种现象的达成,究竟是由于农民的“斗争”,还是地主的“让”(情让、忍让;在某一案例竟让了一百多石,其他让几十石地租的更是常见),即中国传统儒家理念的作用?或竟是一种“市场作用”的结果?……

   经过多年的思索,笔者终于放弃了“阶级斗争”观点,也认识到无论贫富,站在那一边恐怕都是不正确的(特别是从政府及其立法角度来看),并理解到传统政治观念中合理的一面。

 

《中国新闻周刊》200882008.3.10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