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王凌的博客

重释传统

 
 
 

日志

 
 
关于我

历史学家。著作:《租佃关系新论》、《乾隆十三年》、《中国农民反行为研究》等。

网易考拉推荐

就课堂教学与同学的通信  

2007-08-04 11: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ZSR同学来信(2004):

这个学期《西方史学史研究》是我的专业限选课,但是,我觉得从这里获得的知识是我从别的课堂上无法获得的,受益匪浅。现在我就把我零零碎碎的想法一一说出来,请老师批评指正。

其实,我本来是学习世界史的,……但是,经过了上半学期的学习,我有点失望,因为老师的讲课,要么是那样的天花乱坠,让人摸不着边际;要么就是具体的像本科的时候的按部就班,甚至在内容上也只是深入了一点点。就连在这方面本来没有多少知识积累的我都感到简单。至于做学问的方法,我就更发现了人民大学是一个相当浮躁的地方,根本就不是搞学术的地方。或许是我的眼光有问题。我越来越感觉到做历史根本就没有出路。无论从现实情况来讲,就业,找工作,历史是冷门。从国家的支持力度,从大家的意识当中,我清楚的看到了历史的冷僻。我不否认,在做历史的当中,有的老师做的非常的好。或许这可以成为牢骚,但是牢骚也好,感受也好。这都是我的想法。

在这个课堂上,我的确是开拓了眼界,知道了关于经济学的具体知识倒不多,但是我从中得到的是一种看事务的眼光、方向和态度。

目前中国的史学界的状况,不用我说,大家也都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怎么样来摆正自己的位置,应该怎么样来看待这一切。我想从高老师的身上,我学到了一种态度。这种态度就是做好自己的学问,让别人说去吧。当然了,高老师的学问做的到了一定的层次上。所以,在对待和自己不同的观点的人,都能大肚能容。我甚至可以非常不礼貌的说出自己和高老师的不同观点。但是,高老师总是很平静的对待。无论高老师的答案是否符合我的想法。我想这种态度就值得我去学习。我想不仅仅是我应该学习。同样是人大的老师,有的人也应该学习的。做学问的最高境界就是希望学术界出现百家争鸣,而不是一支独秀。而且,高老师总是能以最简单的话语,说明自己的意思。这也是一种修养。

对于有些具体的问题,我觉得还是有和高老师商榷的地方。比如说,高老师讲的马尔萨斯的阴影下的人口争论。我觉得命名为阴影似乎有点不太准确。因为马尔萨斯可以夸大的讲是研究人口的先驱,对于我们后世的人们如果想在这方面有所发展,马尔萨斯的观点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门槛。或许,现在的学者真的是无法迈过这个门槛,或许是现在的学者的确是无法走出马尔萨斯的影响,但是,无论怎么说,这都是他们的一项有探索意义的工作。我们以后的研究或许就要依靠这些成果来突破人口研究的局限。

对于后现代,这是一个在国外已经过时的研究方法。后后后现代可能都有了。我不同意后现代认为没有历史真实这个观点。但是,我非常崇拜后现代质疑一切史料的研究方法。历史的真实性在后现代不是一个重要的东西,而只是他们论证历史过程的一个引子。他们用后现代的话语来解释历史的过程,的确是让我们耳目一新。而且,我们的确可以从中得到一些其他的研究方法得不到的启示。我想这也是作历史的一个功用。

我记得有一次我提到中西历史比较的问题。高老师觉得不值得。我承认中外历史有太多的不同。或许从根本上就是质的不同,所以没有其他方面的量的可比性。我认为中西历史还是具有可比性的。无论这个假设的前提是多么的不可能达到。从对比当中,我们也的确可以看到不同的东西。而且历史的经世致用功用,也有赖于对前后历史的对照,中外的历史对比的。

高老师的先声问题的文章遭到了夏明方老师的批评。我觉得,高老师讲的有道理。夏老师的批评也有道理。不知道在这里,可不可以套用一句老话,用二分法来看待历史。具体到历史上来讲,我觉得老祖宗的想法是很好,很周全,甚至在某些实践的地方也是很成功的。我们应该学习。但是,想法简单,实践最难。就目的和结果结合来讲,任何的过程最后的结果也是很能说明一定的问题。这就是夏老师讲的,这么美好的制度为什么就破碎了呢,如果不是制度本身的问题的话,那她的原因应该从那里找呢。结果的失败是不是同时暗示了制度的一些无法改变的缺点和不可克服的东西。这些东西肯定是负面的。或许是我们现在无法看到的一些东西。或许,是我们从结果推断的武断的结论。这些都是研究的角度和方向。以后,如果研究的方向和角度多一些,我们应该把这段历史看的更清楚。

以上罗里罗嗦的没有条理的说了一通。不恰当的地方请高老师指正。我希望在以后的学习过程中,可以得到高老师更多的指点。

 

回信:

你的作业我才读了。写的很好。……

我也没想到,我的教学是胜在“气度”,而非什么“内容”。还有许多,如果不是你说,做老师的也不知道。(不过,应该说明,我们并不是要教“经济学”,而是“经济史”;而且如何炳棣帕金斯等,那就是他们的“理论”啦。)

“阴影”不好,可以修改(还不知改成什么更好)。

关于“先声”,这篇文章他人是不容易理解的,也必然引起很大争议(按:此外现已发表于《史林》2006年第5期).

至于骂祖宗,没有一百年,也有五十年了,结果老祖宗究竟是怎么回事,却不甚了了,至今没有个正面的看法,还要比着骂吗?那又算什么本事呢?这也是个“立场”(学术的)问题罢。还有,就是对人类制度的理解问题,它再好能好到哪里去?要知道人类社会就是这样的,决非也决不可能完美的,如果有这样深刻的见解,恐怕我们就不会那么“愤世嫉俗”啦。

不知说的对不对?欢迎继续批评和来信。

 

所谓“做好自己的学问,让别人说去吧”,可进一步言之:

钱穆先生说,古人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孔子不得志周游列国,即是孔子之游于艺。中国人生艺术之精义乃如此;其最高艺术,尚有远超专心一意唯务于治国平天下之上者(《晚学盲言》页15)。

不知各位意下如何?又及。

 

DFX同学来信(2007):

在上您的课之前,对您是一点也不了解,也不知道您究竟是怎样的一位学者。是白发苍苍的老者?亦或……新来的人总是会有一点好奇的,所以要么不选,一选就把您的课全选了下来。

您是一位比较敢于挑战“权威”的学者,用有点刺耳的词来就是性格“叛逆”。也许您那个本身不是“叛逆”,但是在社会复杂的背景下,一切都会变的不同。也许您本身研究的东西是相对真实的,是比他们更为公允,但是在“权威”面前就会变得叛逆。其实世界是多元化的世界,文明多元化,经济多元化,为何学术又不能多元化,就像以前用过的词“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您是研究清史的,我在这方面很生疏,也不知道现在的学术圈里关于清史研究的动态。但是从您上课的口音中得知您是一位实事求是的,工作负责的学者,无论成果怎么样,这些都是我敬佩的您的地方。您也给我们带了新的观点,说实在的,在听您的课之前,并不知道有那么多新的观点,也许是学生的知识面太窄的缘故吧,年少时曾把老师的话奉为圣经,觉得老师的话都是对的,从来就没有怀疑过,直到上您的课才产生了这方面的一些想法。

您是一位理论,学术与实践并重的老师,根据事实说话。您研究的农民与地租,向我们布置的任务挺好的,让大家在自己的身边找活生生的例子,这些都是研究的第一手资料,,理论终归是理论,是要不断用实际来检验的,您让学生做的调查是搞研究的人必须掌握的,这也从侧面教了我们一些学习的经验和路子,您总是不直接对我们要求如此这样那般,但是您总是不知不觉中教会了我们很多东西。

在此,也要提一下您的缺点。您上课从来不点名。您的是选修课,有很多同学不是研究这个的,要是再多穿插一些材料就更好了,觉得您上课的时候笑容少了一点,应该多一点笑容。

 

ZYJ同学来信(2007):

高老师的课彻底的颠覆了常人脑中的地主和农民的形象。说到地主,一般都会联想到刻薄,剥削,恶毒,欺压农民。文学作品中更是把地主的这种形象形容的惟妙惟肖,《半夜鸡叫》的周扒皮,《白毛女》的黄世仁等等。高老师给我们举了很多的农民“欺负”地主的事例,农民抗租的总总暴行。在我的脑海中,小时候住在乡下祖母家时曾听人说起过以前年底地主来收租,农民好菜好酒招待,而地主对农民似乎也客气,有时候收成不好可以缓交租或者少交租的。这和高老师讲的一些个例子暗合。

 

我有一点感慨,人们常说“盖棺定论”,但历史上常常出现的却是“盖棺”好几百年而得不到“定论”的。曾经读过梁启超先生写的《王安石传》和林语堂先生的《Thegaygenius》(翻译做苏东坡传),在梁的笔下王安石是千古名相,可与日月争辉;而在林的笔下,王安石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奸佞小人。林经常举苏洵《辨奸论》来说明王安石是大奸臣,但是也有声音认为《辨奸论》是后人伪作,借苏洵来诽谤王安石的。我一直认为这种历史的分歧并不是历史学科的缺陷,而恰恰是其魅力所在。有分歧才会引导人们去研究它,这本身就是一种快乐的事情。

 

高老师的课是自由的,我曾在课上提起张五常的《佃农理论》,后来高老师就曾多次提及此书相关的内容,这种和睦的师生关系还是很让人感动。博学而不乏谦逊,和蔼而不失威严,非常庆幸参与高老师的课,进而认识高老师。我随感而发写下这篇上课体会,内容零乱,但得确是真实的所思所想。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